水务局拍卖采砂权成被告:不知道是国家鱼种保护区

  • 日期:03-15
  • 点击:(1082)


原标题:两当水务局拍卖保护区采砂权为被告,终审:双方均有违法行为

因为“我不知道”是国家鱼类保护区,甘肃省陇南市两当县水务局拍卖嘉陵江几十公里内的采砂权。此后,两当县水务局因违约终止合同,合同另一方将水务局告上法庭。

最近,这个行政诉讼有了最终的结果。甘肃省高级法院最近作出终审判决,驳回翁明贤确认先前签署的合同无效的诉讼请求。

然而,甘肃省高级法院在其判决书中称,在整个案件中,双方在签署协议之前和履行过程中都有不同程度的违约和违法情况。现在合同不能再履行了。双方应摒弃偏见,积极讨论案件之外的后续事项,而不是试图利用对方的违规行为来追求其他利益。

澎湃新闻此前报道,2016年3月14日,两当县鑫源工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鑫源公司”)以翁明贤为法定代表人,与两当县水务局签订协议,拍摄“嘉陵江站二巷采沙段”,全长约7300米,历时三年。

2017年11月,两当县水务局以翁明贤违反“2米可开采深度”协议为由终止协议合同。翁明贤表示,咨询法律顾问后,他发现自己拍摄的河段位于嘉陵江两当段国家特有鱼类水产种质保护区内。

翁明贤决定起诉两当县水务局,要求撤销与水务局签订的采矿协议,并赔偿他的损失。然而,甘肃矿区人民法院一审驳回了他的所有诉求。

2018年11月26日,翁明贤向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2019年6月25日,甘肃省高级法院作出二审判决,驳回翁明贤的诉讼请求。

翁明贤拒绝接受判决,并表示将继续上诉。

“政府没有严格禁止在水产种质保护区采砂”

判决显示二审法院认为翁明贤请求协议无效的原因有三个方面:第一,本案涉及的采砂地点位于水产种质生态敏感区保护区,属于禁止采砂区域;第二,本案涉及的采砂现场包括铁路安全禁采区,合同目的无法实现。第三,在水产种质保护区进行采砂作业。两当县水务局未依法进行环境影响评价的开发利用规划,不得转让采砂权。

甘肃省高级法院经调查确认,该采砂河段属于国家水产种质保护区。农业部《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管理暂行办法》(以下简称《暂行办法》)第十七条规定:“在水产种质保护区内从事矿产资源勘探开发等工程建设,或者在水产种质保护区外从事可能损害保护区功能的工程建设活动的,应当按照国家有关规定编制建设项目对水产种质保护区影响的专项论证报告,并纳入环评报告”。

关于鑫源公司提出的采沙区为生态敏感区,应适用法律禁止性规定来认定本案涉及的采沙权授予协议无效的主张,法院认为,从上述规定及《暂行办法》的其他规定来看,政府对水产种质保护区的采沙没有采取严格禁止的态度。根据《合同法》第52条第(5)项,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强制性规定的合同无效。上述暂行办法既没有严格禁止在水产种质保护区内进行采砂作业,也没有规定

法院还认为,根据中国的《合同法》规定,应当进行环境影响评价的规划都是由“国务院有关部门、设区的市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及其有关部门”编制的。在这种情况下,两当县人民政府和两当县水务局编制的规划不属于必须进行环境影响评价的范围。新源公司没有足够的依据声称授予采砂权无效,理由是两当县水务局没有进行环境影响评价,法院也不支持。

“双方都不同程度地违反了法律法规”

虽然甘肃省高级法院驳回了翁明贤的诉讼,但判决中发现双方都违反了法律法规。

判决书称:“从本案来看,虽然双方在签订协议前和履行过程中都存在不同程度的违规和违法情况,但新源公司与两当县水利局签订的采砂权转让协议并不存在无效情况。现在合同不能继续履行了。各方应摒弃偏见,积极讨论本案之外的后续事项,而不是试图通过对方的侵权行为来追求其他利益。”

"坚持依法行政,纠正错误是法治的基本要求。然而,法治并不要求毫无例外地严格撤销存在缺陷甚至违法情况的现有行政行为,而是要求根据不同情况给予不同的待遇。”判决是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