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辞职仅3天后被查 曾管理新疆最大黄金矿山

  • 日期:03-13
  • 点击:(793)


原标题:他辞职后仅3天,就因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据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纪委网站9月20日消息,新疆有色金属工业(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徐存远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在接受自治区纪委的纪律审查和调查。

曾经营新疆最大的金矿

徐存远,男,汉族,1960年10月出生,祖籍山东昌邑,1982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88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并获得大专学历(1987年7月毕业于新疆有色金属矿业大学)。

徐存远自2003年2月起担任新疆有色金属集团金铬矿业有限公司党委委员、董事长兼经理。他于2010年2月被任命为新疆有色金属集团子公司西部黄金有限公司总经理后,继续担任上述职务。自2011年5月至今,他担任西金克拉玛依哈图金矿有限公司党委委员兼经理一年多。

2013年8月,许存远调任新疆有色金属集团副总经理。

徐存远(照片来源:取自上海路展览中心官方网站)

根据企业资料,新疆有色金属工业(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为新疆有色金属集团。是一个以有色金属、稀有金属和贵金属资源开发为重点,集地质勘探、采矿、选矿、冶炼、加工、科研设计、机械制造、建筑安装、贸易物流、房地产开发和物业管理为一体的多元化企业集团。

照片来源:新宝来西部黄金有限公司是目前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和中国西部最大的现代黄金开采和冶炼企业,新疆有色金属集团是其最大股东。该公司的西部黄金克拉玛依哈图金矿有限公司有两个矿山,哈图金矿和萨尔托海克鲁姆矿。哈图金矿是新疆第一座现代金矿,也是目前新疆最大的金矿。

值得一提的是,9月17日,西金公司董事会宣布,西金公司董事会最近收到了该公司副董事长徐存远先生的辞职信。由于个人原因,徐存远先生申请辞去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审计委员会、薪酬与考核委员会的副主席、董事及委员职务。

虽然徐存远的具体问题还有待纪检监察机关进一步调查,但从他的简历中不难看出他的工作履历中黄金与黄金之间的“不解之缘”。

媒体:砍掉那些伸手要金子的“黑手”。

黄金是任何国家最重要的战略储备资源之一,每一个金矿都涉及巨大的经济利益,以至于与国家的核心利益息息相关。因此,黄金矿山的管理和监督一直受到高度重视。近年来,黄金相关领域出现了一些大规模的腐败案件,其中一些性质非常恶劣,留下了深刻的警示。

据《中国青年报》公开编号“海运仓库内”,2017年11月21日,《检察日报》披露了一起黄金开采系统大案。

2013年,刚刚被任命为中国黄金集团辽宁分公司的金台红旗金矿经理发现,这个自称拥有7078公斤黄金储量的“富矿”实际上只有200多公斤黄金储量,相差30多倍。如果按照黄金价格将外汇储备的差额转换成现金,那将超过20亿元。如此巨大的储量差异,再加上来自公众的举报信,引起了辽宁省检察院的关注,最终导致了一起官商勾结、欺骗上下的腐败案件。

经调查,检察机关发现,金台红旗金矿原是李伟、郭玉茹两个人的财产,他们在案发前一年刚刚被中国黄金集团收购。在收购过程中,李伟和郭玉茹通过行贿和欺诈将这个只有200多公斤黄金储量的小矿“包装”成一个巨型矿,并以高价卖给了中国黄金集团。更糟糕的是,在这起案件中,从上到下,各级金矿收购管理机构都被行贿者“渗透”,从辽宁省最基层的第11地质大队到辽宁省黄金管理局,再到中国黄金集团总经理孙,都成了骗钱的帮凶。最终,34名犯罪嫌疑人被立案调查,其中15人在黄金系统,涉案金额超过1亿元。

此案中,不仅时任中国黄金集团总经理孙涉事甚深,而且本应严格控制收购金矿的地方政府部门辽宁黄金局,在此案中与骗子、蛇蝎、老鼠勾结,显然对国家经济安全带造成了严重损害,突破了社会和公众能够容忍的底线。

2009年初,纪检监察机关也查处了一起与金脉密切相关的大规模腐败案件。当时,两位省级政客和至少10名基层官员先后揭露了垄断黄金开采的“黑金帝国”,也反映了行政权力、市场化矿业权和农民土地权之间的矛盾和冲突。最重要的官员是当时的贵州省政协主席黄尧。

黄尧曾两度出任黔西南州州委书记,经过十多年的努力,获得“黔西南州王”的称号。纪检人员告诉报道此事的《财经》记者,掌权多年的黄尧对黔西南的金乱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所以当时的调查主要是针对他。

此案最早的线索发现于2008年4月3日。当时,一份署名“青龙县大厂镇群众”的举报信被送到了贵州省委。省委书记石宗元责成省监察厅和国土资源厅共同监督。后者被调查为表格《关于对群众反映晴隆县黄金矿山非法占地和有证矿山非法挂靠、转让等问题的调查报告》。5月28日,石宗元再次下令彻查此案。

《调查报告》认为群众反映的四个问题基本正确:非法占用4300多亩;矿主罗飞低价征用土地,甚至利用黑社会势力伤害群众,强迫他们签名。县黄金局违法越权,非法批准小型矿山隶属特许矿山,非法批准特许矿山承包转让,谋取利益。青龙县的金矿管理秩序和开采秩序非常混乱。

据联合调查组称,2007年青龙县的金矿只缴纳了500多万元的税费,不到全县财政收入的5%,而县政府每年需要投资数百万元来恢复矿山的生态。调查组建议依法坚决处理相关责任人,并立即赶往青龙进行严打。

2008年9月18日,青龙县黄金管理局的三名领导在同一天被兴义市公安局拘留。罗泽成和罗飞相继被捕。根据2009年9月27日的终审判决,青龙县黄金管理局受贿20万元。前董事杜碧文、陈代华和杨兴龙分别因受贿和滥用职权被判处5至20年有期徒刑。后来,更高一级的“后台”黄尧终于“退出”。最后,在2010年,成都中级人民法院认定黄尧犯有受贿罪,判处他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内部参与航运商店”指出,黄金象征财富,但它也很容易被贪婪的人觊觎。为了保护国家和人民的利益和安全,有关部门应该严格监督和惩罚那些企图“攻击”国家和人民的金矿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