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企溯流油气勘探开发领域 还需迈过哪些槛?

  • 日期:03-07
  • 点击:(1257)


民营企业重返油气勘探开发领域,还有什么需要通过?

高格

鼓励民营企业进入油气勘探开发领域的信号近日频频发布。

2019年12月22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营造更好发展环境支持民营企业改革发展的意见》(以下简称民营企业“第28条”)提出放开竞争性业务,进一步在电力、电信、铁路、石油、天然气等重点行业和领域引入市场竞争机制。

在石油和天然气领域,私营企业“第28条”提议支持私营企业进入石油和天然气勘探开发、炼油和销售领域,并建设原油、天然气、成品油储运和管道运输等基础设施。支持有条件的企业参与原油进口和成品油出口。

2020年1月9日,自然资源部宣布,中国将全面开放油气勘探开发市场,允许民营企业、外资企业和其他社会各界资本进入油气勘探开发领域,结束长期以来被国有石油公司垄断的局面。

自然资源部提议,所有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注册的净资产不低于3亿元人民币的国内外公司都有资格按照规定获得油气开采权。从事油气勘探开发的企业应当符合安全环保资质要求和规定,具备相应的油气勘探开发技术能力。

一位长期在国内外从事区块评价的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上述文件都是非常简洁的文件,但以下需要进一步完善的详细文件仍需进一步澄清。因此,绝大多数民营企业仍处于观望状态。

鉴于上游行业的“三高”特点,即高技术含量、高风险、高投资,上述人士建议民营企业应先“练内功”,重点加强技术储备和软硬件整合能力,然后根据自身规模制定配套的区块收购策略。

上游、中游和下游是相互因果的。

问题的关键是刺激上游探矿权的流转。目前的情况是,绝大多数勘探权是以三大石油公司的名义注册的。公开数据显示,“三桶油”拥有中国常规油气资源勘探权总面积的97%和采矿权总面积的99%。

中国石油销售公司生产经营部高级工程师、油气管道专家江勇在接受《经济观察报》采访时表示:上游一些大型油田,如黑龙江大庆油田、陕西长庆油田、山东胜利油田、河南中原油田等,已经开采了40-60年,有些区块已经进入自然衰竭期。即使这些区块被释放给私人公司,即使是国有企业也无法提高油气田采收率,新来者也很难恢复。

这涉及到另一个核心问题,即油气储量的评价标准。采矿权和探矿权的转让需要以固定价格进行评估,目前没有评估转让的详细规则或方法。姜勇说:“油田区块的评价标准目前还是空白。关于如何转让,目前还没有成熟、完善的法规和操作规程,也没有独立的第三方机构来评估如何评估和如何返还。”

目前,民营企业进入上游的切入点是在设备、石油和服装领域,但民营企业要独立打起勘探开发的旗号还相当困难。

自2012年以来,自然资源部开展了页岩气、常规油气和煤层气勘探权竞争性转让试点项目,并对进入门槛进行了实际勘探。

在非常规油气资源的首次社会资本竞标中

整个产业链布局的逻辑在于所有环节相辅相成。获得稳定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是私营企业想要向上游发展的兴趣点之一。“为什么中下游通不过?关键问题之一是私营企业没有天然气或石油来源。在这种情况下,让他们在没有任何起点和信心的情况下建造管道和管理下游是可以理解的。”

再看中游,江勇认为对于民营企业来说,中游不是没有机会。对于短距离管道(100公里至200公里范围内),私营企业参与更多。例如,山西向河南引进煤层气,是以煤层气区块为起点的前提。民营企业与山西或陕西的煤层气区块签订了长期的供销合同。在稳定供气的前提下,民营企业有能力建设短距离管道。

一个例子是私营企业河南蓝天燃气,它早在2001年就赢得了豫南支线西气东输工程的施工和运营权。它横跨6个地级市和20多个县城。主线长约200公里,覆盖河南南部地区4700万人口。

从中游的角度来看,虽然民营企业有建设管道的先例,但也存在审批难的问题。管道建设涉及安全评价、环境影响评价、土地规划、征地、消防验收等一系列审批程序。是复杂而又紧密联系的。姜勇建议简化审批程序,改为备案制。私营企业和国有企业受到平等对待,甚至可以适当考虑鼓励私营企业参与石油和天然气基础设施建设的政策优惠。沿海液化天然气接收站建设速度很快,但大部分都是国有资产。

针对上述问题,私营企业在“第28条”中明确表示,应深化“放松管制”改革,进一步简化市场准入的行政审批,不应为私营企业设定额外的准入条件。全面落实放宽民营企业市场准入的政策措施,继续跟踪和定期评估市场准入相关政策的落实情况,全面调查和系统清理各类显性和隐性壁垒。

在河流的中游,即使建立了国家管网公司,也不妨碍私营企业或其他社会力量重建管道。这不是排他性的,法律也不禁止。江勇说,等级界面应该很好地划分。干线应由国家管网公司建设,而省内支线(省级管网)和通往县城和村庄的小支线应由私营企业、社会资本或其他国有企业建设和运营。谁也不应该被“眉毛胡子”抓住。

逐渐开放的不仅仅是所有权,还有使用权。这两者互为因果:“正是因为没有所有权和使用权,第三方企业才需要建造自己的管道。管道设施公平开放后,这些企业可以租用管道能力来代替运输和储存,从而避免重复投资、建设和提高效率。”

目前,可打开的管道容量有限。即使管网公司已经成立,目前由三桶石油签署的长期合作协议的解决方案仍然要由签署协议的人来实施。这种长期的联系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实现,需要10-15年才能消化。

向第三方开放管理能力还将涉及录取资格标准以及由谁来审查这些标准。“第三方资格审查包括上游、中、下游拍卖、上游探矿权、采矿权拍卖、中游管道容量拍卖和城市下游燃气特许经营权拍卖。所有这些都可以在thi的交易中心进行

放眼中国,民营企业向上发展的最大困难是技术储备。上游需要高科技设备、高科技人才等。因此,目前在国内上游领域,民营企业的大宗投资基本处于观望状态。一位在国内大型城市燃气企业工作的人士告诉记者,总体而言,企业不会仅凭政策就迅速改变战略,也不会急于进入上游地区,直到制定出更具体的运营规则。

上述参与区块评价的人士认为,未来民营企业将较早涉足的领域是石油设备领域,这一区块未来空间将非常大。原因是他判断,从今年开始,国内非常规油气资源将进入快速增长期,对钻完井设备提出更高的要求,远远高于常规油气藏的设备要求。民营企业可以在这一地区进行早期布局。此外,在非常规页岩油气软件方面,如水力压裂钻完井方案的优化和前期收集的地质数据的大数据挖掘,也可以先尝试。

对于浅层页岩气,上述人士认为2020-2022年将是一个爆炸性时期,其投入产出比在当前油价水平下是合适的。私营企业尚未完成这方面的技术储备。此外,浅层页岩气的开采权尚未释放。这两个因素是目前限制民营企业进入浅层页岩气的障碍。

页岩油和页岩气的开发涉及许多最新技术,没有技术储备很难进入。这位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国内常规相对有限,因此非常规将是民营企业未来进入的方向。在这个过程中,整合技术和经济的能力尤为重要。事实上,所有的设备都可以购买或租用,但是如何在油田中很好地利用这些设备以及如何优化软件和硬件设备的使用,只有做好这一揽子工作,我们才能实现效益。”

因此,民营企业在进入油气行业之前需要谨慎。在决定进入上游的节奏和方法之前,他们需要充分理解上游的逻辑。在此之前,一些公司在油价高企时进入了上游。这个节点没有被很好地抓住,并且块不匹配它自己的大小并且被打破。这是一个警告。

他建议对区块的评价应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第一,区块的储量和产量是否真实是基础;第二,要识别政治、经济、文化、交通方面的系统风险和企业转移的原因;第三,应横向比较全球和周边区块的盈利能力;最后,在评估区块之前,企业应该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制定并购策略。

"我不否认有些公司现在会利用杠杆进入这个领域,但我不建议这样做。相反,我们应该保持稳定的技术存储速度,量入为出,不要急于上游,直到没有优秀和有利的技术。”

在非常规油气资源方面,“三桶油”仍在探索中,毕竟美国页岩油和天然气革命对国内的借鉴意义有限。“美国的地表和地质条件比美国好得多。美国大部分是海洋页岩油气,该国的地质条件复杂。在陆地和海洋的交界处,既有海相,也有陆相和页岩油气。”

他认为中国页岩油气目前正处于“百花齐放”的状态。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这个领域的专家可以说,那些不长的毕业生也可以说,只要他们在这个领域工作了两三年,但没有人能保证他们说的是对的。因此,页岩油和页岩气的勘探和开发需要一段时间的勘探和验证。

在增产增储的背景下,“三桶油”目前主要集中在勘探阶段,开发工作还没有完全推进。有必要找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