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1贡献103%利润的子公司失控 亚太药业全年预亏6.5亿

  • 日期:03-06
  • 点击:(1941)


Japan K线图

新浪财经新闻2019年12月25日,亚太制药宣布经自查发现,子公司上海高鑫违反了对子公司的对外担保,2019年经营业绩突然大幅下滑。2019年11月25日,公司派出工作组前往上海新高峰。管理和控制工作受阻。上海新高峰无法正常运行。子公司失去了控制。公司将不再将其纳入合并报表的范围。此事将对公司2019年的财务报表产生重大影响。

该公司以9亿英镑的溢价432.78%收购了上海2015年的新高峰。高溢价收购给公司带来了6.7亿英镑的商誉。子公司在2015 -2018年度超额完成业绩承诺,分别为公司净利润贡献211.60%、89.59%、73.47%和72.47%。然而,承诺期过后,业绩发生了变化。2019年上半年,收入和净利润分别同比下降28.90%和51.47%。公司将进行减值测试。2019年应计商誉减值损失不超过6.7亿元。此外,公司的财务成本增加以及相应的固定资产折旧成本增加等因素,公司全年将亏损6.5亿至7.5亿元。

12月25日,亚太制药开盘下跌8.6%,收于6.61元,当日下跌3.64%。

上海新高峰失控:承诺期后业绩下降子公司两次违反保证

2015年,公司以9亿元现金收购上海新高峰,将业务范围扩展至R&D医药外包服务。上海新丰收益法评估结果为9.02亿元,评估值为7.33亿元,增值率为432.78%。高溢价收购给公司带来了6.7亿英镑的商誉。与此同时,上海新丰承诺从2015年到2018年实现每年不低于8500万元、1.06亿元、1.33亿元和1.66亿元的净利润。

2015年至2018年,高鑫实际实现净利润分别为1.2亿元、1.14亿元、1.49亿元和1.52亿元,完成率分别为117.38%、101.49%、109.16%和87.86%,累计完成率为101.71%。然而,承诺期过后,子公司的经营业绩突然大幅下滑。2019年上半年,上海新高峰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下降28.90%、51.47%,至2.49亿元和4154万元。上海新高峰集团董事长任军表示,业绩下滑主要是由于管理层未能获得足够授权、平台建设停滞以及日常工作面临严重障碍。

数据源:公司公布并排序

2019年10月28日,公司披露《关于自查发现子公司违规担保等事项的公告》。经过自我检查,该公司发现上海高鑫的全资子公司上海新生园有两项非法对外担保。这两项外部担保均未经过上海新生源董事会的审查,也未向亚太制药董事会报告。目前,对外担保余额不超过6000万元及相关利息。具体金额仍在确认中:

1)2019年3月15日,安徽新华坤、3万医药、上海新生园签署《KGF-2的专利转让费、股权转让费及课题费支付的确认函》。上海新生源欠安徽新华坤药业的专利转让费和技术服务费合计4461万元,由双方共同承担支付责任。

2)2019年1月30日,温州转型升级基金、康成健康、上海新生签署《合伙企业财产份额转让协议的补充协议》,上海新生将承担连带责任,保证剩余7500万元及逾期付款利息转入温州转型升级基金与康成健康之间的主要债务合伙份额。

2019年5月,温州市转型升级基金公司向浙江省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被告康按照《合伙企业财产份额转让协议》的约定,立即支付6201万元转让合伙企业股份及逾期付款利息。被告上海新生园被责令承担连带责任,作为连带责任的保证人。2019年8月21日,温州转型升级基金,康诚健康

到目前为止,上海新高峰工作组未能接管上海新高峰、上海新胜源及其子公司的10家公司的印章、营业执照原件及其他关键资料,无法对其进行控制。与此同时,上海高鑫及其子公司的一些电脑遭到损坏,重要数据丢失。在工作组进入之前,上海高鑫及其子公司的一些关键管理人员和员工相继离职。该公司无法掌握上海高鑫及其子公司的实际运营、资产和风险。因此,公司无法控制上海高鑫及其子公司的主要经营决策、人员和资产。该公司事实上已经失去了对上海高鑫及其子公司的控制。

由于公司已失去对上海高鑫及其子公司的控制,并且将不再将其纳入公司合并报表的范围,失去对上海高鑫及其子公司的控制将对公司2019年财务报表产生重大影响。

亚太制药预亏损:利润主要来自子公司商誉的减值。6 . 7亿英镑将被累积。

亚太制药成立于2001年,从抗生素和非抗生素化学制剂(主要是消化药物)开始,并于2010年上市。目前,公司主要从事医药制造并提供R&D医药外包(CRO)服务。

药品生产和制造的主要业务包括研发、生产和销售化学制剂、化学原料药和诊断试剂;CRO业务由上海高鑫及其子公司开展。主要提供临床前研究服务、临床研究服务及其他咨询服务、技术转让服务等。给制药企业和其他新药研发机构。

2019年上半年,制药业务和服务业务收入分别占57.47%和42.53%。制药业务增长2.26%,至3.28亿元。服务业务受到上海新高峰表现下滑的影响,下降28.82%,至2.43亿元。

在利润方面,自2015年以来,亚太制药的大部分净利润来自上海的新高峰。2015年至2018年,公司净利润分别为5649万元、1.27亿元、2.03亿元和2.09亿元,其中上海高鑫的净利润分别占亚太制药的211.59%、89.59%、73.47%、72.47%和103.08%。上海新高峰在2019年的表现突然下滑,导致亚太制药2019年上半年和前三季度净利润分别下降69.64%、95.89%至5382万元和1797万元。

公司在2019年前三个季度的报告中提到,预计2019年净利润损失为6.5-7.5亿元。业绩变化的主要原因是财务费用增加、固定资产相应折旧费用增加、水、电、人工工资增加以及2019年应计商誉减值损失不超过6.7亿元。

数据源:公司公告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