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乡“找地”“抢地”大战催高地价

  • 日期:01-14
  • 点击:(585)


原标题:回归家园“寻找土地”:在农村地区举行的一轮“抢夺土地”战争

农业、农村和农民直通车综合报道:去年年底以来,由于整体经济形势等因素,一些外出打工的农民有返乡的倾向,其中许多人选择回到原来的工作岗位和农场33,354人。然而,许多农民回到他们的家乡,发现他们的田地不够养家糊口,或者几年前就被租出去了,面临着没有土地种植的尴尬。这是一场“抢地”战争的开始。

返乡“找地”“抢地”大战催高地价

陈石(右),润德稻田虾稻连作基地负责人,与村民交流“回家找地”

鄂东习水河畔莲花村三月,金油菜花盛开。在看不到尽头的田野上,农民们点缀着它们,种下了一年的希望。这时,一辆面包车沿着习水河岸缓缓驶来,最后停在湖北省润德稻田虾稻综合种植连作基地。两个年轻人,一男一女,下了公共汽车,穿着时尚,充满活力,径直走向田野的边缘。

“我还在村子里租了20亩稻田,想养虾和种水稻。你觉得怎么样?”年轻人问道。“全面种植和培育作物并不难。最主要的是在早期做好工作。首先,你需要整合20亩稻田,挖沟渠,间隔一米宽。这项投资相对较大……”基地负责人陈石回答道。

记者从他们的谈话中得知,这个年轻人是来自下一个城镇的一对夫妇。31岁的王新来自习水县西马镇谢坳村,他的妻子来自湖南。他们特地驱车46公里来到这里学习综合农业技术。

王新和他的妻子在广东中山工作了将近10年。回到家乡之前,他们在一家纺织厂工作,年收入为16万元。虽然工资不低,但去年底他们决定辞职,回到家乡务农。“几年前市场很好。工厂的大部分产品出口到欧洲和美国,但现在它们明显缩水了。”王新说,这家工厂过去有700多名员工,但现在只有300多名。他计划今年回到家乡务农,因为企业前景看好,他担心失业后会回来晚。

王新家只有4亩以上的土地。如果像往年一样种植普通作物,年净收入将少于5000元,这就成了养家糊口的问题,无论老少。“年收入严重缩水。我该怎么办?”在回到家乡之前,王新特别问他的亲戚朋友,他们种什么样的土地来赚钱。

一位朋友告诉他,在稻田里连续种植虾和水稻更具成本效益。为此,王新夫妇前来咨询。据陈石介绍,一亩稻田的龙虾年产量为150公斤,虾米连作,按15元计算可卖到2250元,不包括1000元左右的年净收入。每亩稻田一季生产1200公斤大米,每公斤大米售价为1.35元,除成本外,还可赚取1200元。

如果王新租20亩稻田,每亩租360元,扣除成本后只能赚3万多元。他计划承包100亩土地,但“少地多民”的局面令他尴尬。

“找地方太难了!我们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才乞求我们的村民同胞达到20亩。”王新说他打算签10年的合同,但是村民们很担心,只和他签了5年。

同样,黄梅县蔡山镇土秀儿村49岁的村民自1998年应生外出工作后,也去了广东、新疆等地。今年春节,他们回到许多村庄寻找地租。结果,他们没有租一英亩地。“七八年前,只要你想耕种土地,租100亩不成问题。即使你没有租村民,你也会被允许这样做。”他对颖生说,地里有太多的人想要每一寸土地。

“抢地”推高了土地价格。土地很难找到,一些农村地区有很多

王郭盛因为务农而“富有”。根本原因是规模相对较大。"五年前我租了这块30亩的土地,当时每亩的租金只有50元。"王郭盛说,他家只有3亩土地,年收入超过3000元。如果他不出去工作,他的家人甚至会有最起码的食物和衣服。“这块30亩土地原本打算养活近10个家庭,但现在租给了我,这相当于只养活我的家人。”

今年春节期间,王郭盛特意为家人买了洗衣机、空调等家用电器,还为孩子买了一些新衣服,每年花费3000到4000元。"我们手里有多余的钱,所以我们敢花."他说。

好日子才刚刚开始,但他们正面临着“失去土地”的痛苦。去年春节,许多外出工作的村民开始回家种田。春节期间,89名农民工回家,我“抢劫了土地”。王郭盛说,“抢地”战争已经把一亩耕地的价格从50元推至200元、300元甚至高达500元当然,农民愿意把土地租给支付最高价格的人。“

找到土地比耕种土地更难。

春风潺潺的麦田温暖和谐,但王郭盛却不开心。他的头发是半白的,前额布满皱纹,黝黑的脸上充满悲伤。他一生从未离开过这个领域。他会想到哪一天他会担心,因为他没有土地可种!

“几年前,我们这里还有很多未开垦的土地。我们把它给了其他人,他们没有种植它。王郭盛说,他当时租的大部分田地都是50元一亩的。农民很开心,租房者也很开心。50元对村民来说只是一种意义。

然而,那时农业很累人,一个人根本不能忙。因为几年前没有机械农具,耕地靠人力拉动,灌溉靠人力水轮,收获靠人力镰刀,运输也是农用摩托车,劳动力艰难地种下了一亩地。现在,他买了拖拉机、水泵和收割机。从犁耕、播种、管理到收获的全过程是完全机械化的。

“现在,我自己正在种植几十英亩的土地。王郭盛说,种水稻时,先种谷子,培育秧苗,然后用塑料薄膜大棚覆盖保温,最后将秧苗运到平地移栽,这需要大量的人力。现在水稻直接种植在平坦的农田里播种小米。”二是日常管理,这也是农业技术进步带来的好处。“

”我可以在几天内种几十亩稻田,但是如果我出去找几十亩地来种,就很难给我一年时间了。”拿着铲子的王郭盛在麦田里来回踱步,既骄傲又焦虑。

春节期间,当村民们在家过春节时,“抢地”的农民也会去周围的许多村庄高价寻找土地。王郭盛被“和尚多粥少”的征地局面弄得不知所措:即使征地,一亩地的租金也增加了450元,30亩地的净收入每年也会减少元;如果他放弃高价土地租赁,他会回到以前的紧张日子。

胡丽华,一个和王郭盛在同一个村子里的40岁村民,已经抢走了30亩土地,他计划继续为“抢地”付出高昂的代价。邻村50岁的村民梅新安甚至有更多的“口袋”:全村有2000亩土地,如果大家同意,他可以单独出租。(半月形访谈记者周珂徐海波)

市场预测

金融专题

经济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