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临港新片区里要建个准“自由贸易港”?

  • 日期:03-09
  • 点击:(1998)


原标题:上海毗邻香港的新区将建成准自由贸易港吗?小洋山有了新的使命

8月6日,国务院发布《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临港新片区总体方案》,标志着香港附近新区的正式成立。

值得注意的是《方案》对小洋山港做了特别安排。“在新区设立实体围栏区,在洋山设立特别综合保税区,作为国际公认、最具竞争力的自由贸易区的重要载体。”

复旦大学上海自由贸易区综合研究所秘书长陈印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坦言,“据我个人了解,这相当于提出在洋山港建一个自由贸易港。”因为国际公认的最具竞争力的自由贸易区无疑是指世界着名的自由贸易港,如香港、新加坡和迪拜。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汪洋曾在《人民日报》发表署名文章,指出自由港是目前世界上开放程度最高的经济特区,位于一个国家(地区)的海关之外,货物、资金、人员可以自由进出,大部分货物免关税。

值得注意的是,《方案》年国务院对上海自贸区新临港区的定位是“具有强大国际市场影响力和竞争力的特殊经济功能区”。

小洋山港究竟要如何建设所谓的“综合保税区”?《方案》明确表示,不必要的贸易监督、许可和程序要求将从围栏中移除,并将实施更高水平的贸易自由化和便利化政策和制度。

有关专家告诉记者,所谓“自由贸易港”的总体特征是“开通第一线(边境线),控制第二线(连接非自由贸易港的连线)和区域自由”。总的来说,尽管原来的自由贸易区免除了关税,但该区的货物流动仍然受到限制,这给转口贸易和其他业务的发展造成了障碍。相比之下,自由贸易港口不需要报关、纳税和再出口贸易。

陈印还说,所谓的“更高水平的贸易自由化和便利化”无疑应该处理世界着名的自由贸易港区的内部惯例,即海关应该“不申报、不归档、不清点”绝大多数货物的“二线”围栏。

但陈印同时表示,为了达到如此高的标准,有必要“控制第二道防线”,“只有在最严格的控制下,才能最自由地释放它”。不必要的贸易规定、许可和程序要求只有在实体围栏被围起来的情况下才能取消。”他说。

对于“二线管制”,《方案》也提出了明确要求:“对于进出境外实体围栏区域的货物,我们将探索和实施以安全监管为重点、体现更高水平的贸易自由化和便利化的监管模式,提高港口监管服务效率,提升国际中转枢纽功能。"

《方案》还特别提出了一种称为"两阶段准入"的监管模式:对重大紧急情况或难以控制的风险,如禁令和限制控制(核、化学、生物和生物爆炸、药物等),依法实施"允许进入"监管。),重大疫情,高风险商品安全等。法律、行政法规明确要求的。非高风险商品检验和风险控制检疫等其他风险可以依法接受“合格市场准入”监管。

复旦大学上海自由贸易区综合研究所的研究员张勇告诉记者,在洋山设立一个特别综合保护区是迈向自由港的重要一步,它取消了不必要的贸易监管、许可和程序要求,实施宽松和严格的“两阶段准入”规定,并对该区的贸易活动实施特别税收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