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呼兰打黑风云:四大家族及其背后的保护伞

  • 日期:03-09
  • 点击:(1723)


原标题:呼兰的反黑斗争:“四大家族”及其背后的“保护伞”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因涉嫌充当黑社会“保护伞”在呼兰区14官员查

 哈尔滨市呼兰区,萧红故居前广场上的扫黑除恶宣传标语。摄影/本刊记者 周群峰

哈尔滨市呼兰区反黑反恶宣传标语,萧红故居广场。摄影/本报记者周群峰

呼兰大黑峰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周群峰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呼兰区。这个位于松花江北岸的60万人口的地方,曾经因女作家萧红的诞生而闻名。现在,许多主要官员在打击犯罪和邪恶的背景下受到调查和关注。

6月5日,第14届中央反黑反恶监督小组进驻黑龙江。从那以后,呼兰区的官方圈子里发生了一系列的震动。

6月10日至7月2日,呼兰区14名官员因涉嫌充当黑社会(或称“黑社会组织”)的“保护伞”而受到调查。其中,三人担任了区委四大组(党委、人大、政府和CPPCC)的领导。他们是前区委书记朱晖,前区长于传勇,前CPPCC主席孙绍文。此外,还有一些被调查的官员在呼兰区的土地、环境保护、税收、城市管理、住房和建设以及街道办事处担任重要职务。他们中的许多人有着重叠的政治生涯,其中一些人是上司和下属。

在被打垮的呼兰区黑恶势力团伙中,以于、为代表的“四大家族”最为典型。他们有的是政府官员,有的是黑龙江省杰出的青年企业家,有的是全国人大代表。这些团体已经在呼兰盘踞多年,他们的关系很复杂。他们曾因利益冲突而激烈地和解,他们也在共同利益中合作。在老呼兰,他们几乎垄断了从运输和房地产开发到蔬菜市场和殡葬业的一切。腐败的官员与他们有着密切的联系,甚至与他们有联系。

今天,这些呼兰“江湖大哥”和他们身后的“保护伞”相继倒下。

“伞兵官”于6月5日被敌人攻陷。第十四届中央反黑反恶监督小组正式进入黑龙江,与姚增科、贾森一起进行为期一个月的监督。JS分别担任组长和副组长。

姚增科现任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江西省委员会主席,曾任中共常委、监察部副部长。杰森。联署材料曾是司法部副部长,目前是NPC监督和司法委员会成员。

检查组在进入黑龙江的同一天在哈尔滨召开会议。姚增科在会上强调,对检查组进驻后仍不采取行动的有关单位和人员,要严肃追究责任。要坚持监督改,即整体改,帮助省内有关责任部门寻找“保护伞”问题涉及黑与恶的线索,敢于认真摸硬,把事情查个水落石出。

6月10日,监督小组去哈尔滨工作。同一天,据报道有四名官员受到调查:呼兰区副区长刘东;胡叔和,副书记、区尧堡街道工作委员会主任;呼兰区国土资源局副局长王洪军;呼兰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研究员朱滔。

6月11日,第一批监督小组沉入呼兰区开展工作。

孙绍文担任呼兰区政府副区长、呼兰区委常委、利民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常务副主任。

6月16日,六名呼兰官员被调查。他们是国家税务总局哈尔滨市税务局第二稽查局局长侯立军(原呼兰区税务局稽查局局长),

去年5月,黑龙江省纪委和监察厅宣布,从2017年7月至9月,呼兰区确定了1457户3185人,然后报告了4036户8800人,差异为5579户5615人,波动为177%,导致穷人报告的数据不准确。

公告称,于传勇和朱晖因其重要的领导责任受到党的严厉警告。

公开简历显示被调查的14名官员都来自哈尔滨,他们的职业生涯没有离开哈尔滨。其中8人的简历被标为“呼兰”,4人(张淑华、王明杰、孙绍文、侯钰)在被查时已经退休。此外,对一些单位的许多人进行了检查:3人来自环境保护部(张淑华、范大勇和吴宏广),2人来自土地部(侯钰和王红),2人来自城市管理部(刘东和胡树河)。此外,还有来自财政、建设、规划等部门的人。

许多人有重叠的职业生涯,有些人有上下级关系。例如,刘任呼兰区城市管理局局长时,胡叔和任副局长。侯钰任呼兰区国土资源局局长时,王洪军任副局长。

7月4日,第14届中央扫黄监督小组离开黑龙江。五天后,哈尔滨的一名主要官员被宣布已经倒台。他就是哈尔滨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任锐忱。

舆论认为呼兰市的许多官员已经聚集起来,任锐忱作为负责更高政治和法律体系的领导人,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去年底,鹤岗市破获了一个以肖维忠(绰号“鲍文”)为首的恶性犯罪团伙。根据他的简历,任锐忱来自鹤岗。他担任鹤岗公安局局长已超过13年。

呼兰区相关部门提供的一组《中国新闻周刊》数据显示,自开展打黑除恶专项行动以来,截至8月2日,呼兰区共查处“保护伞”案件11起,涉及51人,25人受到处分,1人被开除党籍公职,2人因取消退休福利被开除党籍,1人因提出解除劳动合同被开除党籍, 4人被党内拘留察看,6人被开除党籍,88人将被共同处理。 “四大家族”在呼兰非常猖獗。近日,呼兰区下发相关通知,称区反三合会办公室公开向社会征集“四大家族”涉罪犯罪线索,要求涉罪犯罪分子认清形势,主动向警方自首,争取宽大处理。

在呼兰,“四个家庭”是众所周知的。然而,对于“四大家族”中的哪四个有不同的看法。在当地的官方公报中,只提到了以于和为首的两个人。

呼兰区委员会的一名部门负责人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呼兰的“四个家庭”只是一个象征。许多人对哪一个感到好奇,但是没有明确的解释。“一般来说,它是一个有很多兄弟和资源的家族类型(黑社会组织)。如果你仔细想想,不仅呼兰,而且很多地方都有这样的家庭。”

6月10日,齐齐哈尔市建华区人民检察院以文为首的16人因涉嫌组织、领导、参与黑社会组织被起诉。

一名受访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文博现年49岁,又名“郁达博”。他的江湖地位源于“呼兰黑老大”赵春。"俞是的妹夫,也是赵的信使."

赵春,绰号“赵四尔”,是呼兰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的“黑社会第一兄弟”。他通过经营公共汽车运输和收取各种“保护费”开始了自己的职业生涯。

上述知情人士称,呼兰的规模是一个战场,所有酒店都要支付赵春保护费。像一些私营企业一样大,像小企业小贩一样小,都在他的“保护”范围之内。

赵春还有一种通过“威胁赌博”来敛财的方法,这种方法的目标是一些有经济实力的私营企业主。赌博时,他显示自己赢了数百万美元。传说他一举“赢得”了一百万辆进口汽车

连韦伯的案子又和文博有关。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2003年8月向黑龙江省公安厅提交了一份关于连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报告。

在赵春和连韦伯完成后,文博成了呼兰的“冥界第一兄弟”。

根据文博一案的起诉书,文博于1996年11月在呼兰经营客运业务。为了争夺顾客,他命令杨树保和其他人严肃对待他的对手。潜逃两年后,他自愿投降,并被保释候审。2000年8月,温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

2004年,文博被任命为呼兰宜兴房地产公司董事长。他已经连续建立或实际控制了至少10家公司,涵盖供暖、卫生、蔬菜市场,甚至殡葬行业。

随着业务领域的拓展,他也获得了一些华而不实的标签,担任哈尔滨市人大代表,并被共青团黑龙江省委、黑龙江省青年商会授予“黑龙江省优秀青年企业家”的荣誉称号。

业内人士称温暴力且蛮横。胡兰拿到那块地后,在拆除时遇到了阻力,他采取了扔油烧房子、断水断电、破门入室、打碎玻璃、强行拆除工具等措施来解决问题。

在文博的起诉书中,他还在许多地方提到了他的私人法庭的内容。于的住宅位于呼兰区电力花园小区。在这个小区里有一个房间,他把它改造成了一个私人庭院,叫做“余家食堂”。

2007年10月,他带这两名员工来这里殴打和体罚,因为他怀疑他们工资太低。他还要求其他员工观看现场。2013年8月,他的员工刘谋挥霍了公司的钱并将其藏了起来。文博找到他后,就带他来这里打他。

起诉书还显示,2009年12月,俞怀疑时任呼兰区建设局局长的在背后说他坏话,并与其他人一起辱骂和殴打他。

值得注意的是,王明杰也是这次调查的14名呼兰官员之一。

2018年5月,于及其团伙的40多名成员被捕。案件由齐齐哈尔警方在黑龙江省公安局指定的另一个地方处理。

在呼兰,以杨光为代表的杨家也是“四大家族”之一。

杨光来自山西,曾是NPC的代表。1999年,他创办了黑龙江岳明建筑工程公司。2005年,岳明房地产开发集团成立。此外,它还涉足国际贸易、供热等行业。

2012年,一份名为《中国新闻周刊》的报告称,杨光家族四代都是商人。他的曾祖父在太原开了一家木匠店,但他的生意不好,又赶上了干旱,所以他勇敢地去了哈尔滨。

这篇文章对杨光个人房产的“奢华”描述如下:稍微往后一点,它是一座独立的别墅,与荷花池相对,杨光一周会在那里住两三天。别墅旁边有两个车库,一个带着两辆V8越野车供他去乡下,另一个带着他最喜欢的酒茅台。“我现在每年花大约1000万元买酒,这是专门供应的,市场上一般没有……”

一位知情人告诉《生活报》,杨光喜欢在呼兰被称为“杨姬叔”,并且曾经垄断了呼兰的鬼市。他提供裹尸布店和烧纸。价格自然很高,但没人敢抢他的生意。"他在农村横行无忌,每个人都讨厌他,不敢说话."

呼兰的一些政府官员甚至与黑恶势力形成了相互依存的关系。

《晋商杨光的自在生活》引用呼兰的一位长期干部的话说,以前的区领导和于、杨是“好朋友”,经常成为他们的客人。如果下面的干部想有所进步,他们可能不得不依附杨家。在这种情况下,“雨伞”的数量必然会增加。

报告还引用了呼兰区一位部门负责人的话作为例子,说呼兰过去不收采暖费,该区甚至要求各单位干部在家交纳采暖费。然而,由于供热行业是垄断的

6月29日,哈尔滨市公安局发布通知称,已抓获以杨光和杨蓉(杨光的妹妹)为首的22名犯罪嫌疑人。

8月6日,呼兰区反三合会办公室的一名负责人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杨宇的两起案件目前正由上级机关处理。到目前为止,呼兰区反黑办已收到余家的5条线索和杨家的17条线索。一切都已移交给公安机关。“我们正在深刻反思。案件公布后,我们会进行深入分析。」

呼兰区扫黄行动展览馆,吸引了许多市民前来参观。

政府为黑社会雇员提供保险。

各种“大哥”可以在呼兰横行,没有当地官员的护送是不行的。当黑人老板发生纠纷时,呼兰政府甚至为和解买单。

杨家曾经垄断了呼兰古镇的供热行业。2008年8月18日,杨家成立了双莱热电公司(新马集团的前身),并与哈尔滨第三发电厂签订了《南方周末》协议,同意该电厂只能以独家批发的方式向双莱热电公司供热,其他公司若想并入供热网,需按市场价格向双莱热电公司购买热。

温当时提议将他的供热公司以批发价并入供热网,但杨家拒绝了。

数据显示批发价格是用于购买和销售超过一定数量起点的大宗商品的价格。类似于一般批发价格,它低于市场价格。

2008年10月,于以锅炉故障为由,三次叫停3个住宅区近6000户居民供暖,导致居民不断上访。

最后,呼兰政府同意了文博的请求。

根据文博一案的起诉书,文博公司于2009年10月以批发价并入双来管网。由此产生的差额由呼兰区政府支付给双来热力公司,双来热力公司连续两次实行这种做法。从2009年到2015年,区政府共预付了超过2859万元的热费差额。

2016年12月的一则新闻报道称,2016年呼兰区政府以建设备用管网的名义,拨款1500多万元为文博宜兴公司建设管道。报道援引一名政府官员的话说:“这笔费用是财务上的,是紧急情况,没有项目程序。当时,一些人不同意,说这种情况不是紧急情况,但区政府领导说,他们将不惜一切代价开始工作。”

在报道中,杨红(杨光的兄弟)给记者看了一份2012年与呼兰区政府签署的《中国新闻周刊》。内容显示,双来公司在经济损失较大的情况下做出了很大让步,协议签订后同意为宜兴公司接通供热。如果由于宜兴公司热交换站失控而破坏了老城区的热平衡,所有的负面影响和经济损失将由区政府承担。协议的签署人是时任呼兰区区长的朱晖。

对文博的起诉表明,以文博为首的组织利用国家人员的掩盖和纵容,通过开展非法犯罪活动来控制一方。2005年至2016年,共发生串通投标罪,非法获得16个建设项目。负责监管的呼兰区建设局的相关人员放手了。在开发区管委会、国土局、拆迁办公室、房产局有关领导的关怀下,该组织采取措施,避免“招标拍卖”或在“招标拍卖”中采取虚假的高拆迁成本,违规处理《中国新闻周刊》。在区政府、城管局、财政局、建设局等相关领导的关心下,呼兰区的市政工程如清扫、除冰雪等。未经招标投标而取得的,土地出让金和财政补贴未按规定支付的。

起诉书列举了一些案例:

呼兰区城市管理局未经招标,将老城区的部分清洁工作移交给了于的宜兴清洁公司。

2012年前后,哈尔滨市政府将拨出财政资金为事业单位人员缴纳工伤保险,提高环卫工人的工资标准。这一政策不会给市场导向型公司带来好处。呼兰区城管局向上级提出申请,区财政为文博公司的员工缴纳了保险,并拨出资金提高他们的工资。为此,区财政先后支出约150万元。

起诉书显示,在文博的业务过程中,礼品、礼品卡等的总金额。对国家工作人员超过234万元。截至2018年12月31日,文博实际控制的8家企业未缴纳税款超过1.29亿元。

“市长参与非法活动”进入第二宫。

冯李文的名字在非法的呼兰非法活动中引起了极大的关注。

6月25日,黑龙江省公安厅的公告显示,近日,省警方在呼兰区捣毁了一个以冯为首的恶性犯罪团伙,抓获团伙成员11人。目前,经检察机关批准,该团伙头目冯、崔孝义已被抓获,其余9人已被公安机关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一位与冯关系密切的知情人告诉《呼兰老城区集中供热热网主干线共建协议》,绰号“冯”的冯现年46岁,曾是一名警察。1995年,在一次枪击致死的行动中,检察官认为这是正当防卫,并免除了起诉。自那以后,死者的家人多次在网上发帖称,冯李文“在帮助他的朋友打私人架时开枪杀人,因为冯李文的家人有很多钱,并收买了相关调查人员。该案件没有得到彻底调查,最终消失了。”

2005年6月,冯从分管城市建设的副市长晋升为市长。

2010年10月,呼兰区人民法院裁定被告金康镇人民政府犯有受贿罪,判处罚金5万元。被告人冯因犯介绍贿赂罪和单位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

公诉机关认为冯利用其镇长职务之便向建设单位索要20万元,并利用政府的举动收受包括在内的七人的29万元。

据上述知情人透露,文丰利用假癌症诊断欺骗司法机关,当时贿赂了调查人员,并假释他就医。

出狱后,冯开始录制许多视频节目并在网上传播,以不公正监禁为由对进行口头报道。他坚持说,他的“不公正监禁”是因为他在担任市长期间没有满足“黑社会头子”文博的不合理要求而设立的。

2017年6月7日,于以冯在住所犯诽谤罪为由,向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提起刑事自诉,要求判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经审查,法院认为证据不足,驳回了于的请求。

值得注意的是,冯还向呼兰区官员、孙绍文汇报了此次调查的情况。

有知情人透露,冯举报是因为他从仇人杨家那里得到巨额利益,是受他唆使的。

2018年9月1日,黑龙江省公安厅发布通知称温已被批准逮捕。

当时,冯经常采访的《协议书》记者听到这个消息,感叹“这一天终于来了”。

不料,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自称“前官”的冯因参与非法活动而“两次”入宫。

呼兰区委内部人士告诉《房屋所有权证》,正是因为冯的不断报道,才引起了舆论的关注,也把呼兰黑老大文等一批官员推到了风口浪尖,提高了呼兰黑社会在全国的“知名度”,成为呼兰事件的一个重要因素。

据镇头道村村民反映,冯出狱后,以讹诈、威胁、恐吓等手段,在头道村成立了农民合作社,并以国家政策为幌子,建设了一个美丽的农村,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

8月6日,呼兰区政法委常务副书记、区打假办主任于波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中央督导组离开后,呼兰区成立了以区委书记、区长为首的整改工作领导小组,并抽调专门人员组成整改实施办公室,研究整改问题。区委、区政府主要领导先后主持了2次区委常委会、2次区委常委会和3次领导小组整改会议。

呼兰区委的一名官员告诉《民主与法制时报》,7月初,当中央监督小组离开黑龙江时,他们列出了一个问题清单,包括呼兰的项目,呼兰已经“按照订单全部收到”。“9月份,中央督导组将回顾并检查整改结果。目前,呼兰区正在积极改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