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心,刻不容缓

  • 日期:02-13
  • 点击:(1624)


原标题:拯救心灵,紧急。

几天前,新华社国际新闻编辑部的老师徐勇在北京办公室因突发心肌梗塞去世。他的外套还在椅子上,这让人叹息。作为医学和健康领域的媒体人,我不禁想起了我在对徐老师的离去感到遗憾和哀悼时所经历的几次急救经历。

2013年9月,一天午饭后,我在报社的院子里遇到了一位同事。他觉得自己不太好看。据他说,他刚吃完饭,胃不舒服。过了一会儿,我经过同事的办公室,发现他的脸变黄了,精神更加沮丧。我问他是否感觉好些了。他说他犯了反流性食管炎这个老问题。我伸手摸了摸他的脉搏,又细又快。当被问及症状时,他说他的胸部很痛,但他不能肯定。这时,他已经坐在椅子上,不想动,也没有力气说话。

我曾经是一名临床医生,意识到他的病情不是一个简单的消化道问题,所以我必须尽快把他送到医院。一位同事打电话给120,但是北京的路况太差,救护车被困在路上。时间就是生命。我立即打电话给社区卫生中心:"有一名疑似心肌梗死患者,请立即带心电图仪和急救药物!"幸运的是,在社区卫生中心和报社之间只有一堵墙,医务人员非常负责,几乎在几分钟内就跑了过来。

心电图显示心肌梗塞。护士立即注入急救药物,症状得到控制。等了一个多小时后,救护车到了。这位同事被送到安贞医院做搭桥手术,扭转了局面。

这一事件使我对心肌梗塞有了更好的了解,我至少获得了三次急救经验。首先,心肌梗死的症状是可变的,不能被患者的主观描述所误导。胃痛、牙痛、肩痛、腋窝痛、颈痛、胃痛、头痛,甚至左腿痛等。可能是心肌梗塞。也有没有疼痛的情况,可能是无痛性心肌梗塞。第二,注意其他方面,如脉搏、肤色、出汗、一般感觉、吸烟、肥胖、压力等。第三,一旦确认是心肌梗塞,应立即进行抢救。每晚一分钟,更多的心肌死亡将是代价。不要瞧不起小医院。关键时刻会有很大的不同。

2016年6月的一天早上,一名年轻女子在首都机场的渡船上突然晕倒在地。幸运的是,当时很多去延安做医疗救助的临床专家都在车上。在及时的心肺复苏后,他们最终从死亡中恢复了病人的生命。我与抢救心脏性猝死的专家进行了深入的交流,也研究了突发性晕厥的识别和抢救。突然晕厥可能由低血糖、低血压、癫痫发作、血管神经性反应、晕车和其他原因引起,但随着身体变平和大脑血液供应恢复,这种晕厥会减轻,心跳和呼吸不会完全消失。后来,我在地铁里遇到了许多低血糖和低血压引起的晕厥。如果我把身体放平或者吃一块糖,我会慢慢恢复。这确实证实了专家们所说的话。我还见过一位患有急性心绞痛的老人。我告诉他安静地坐着,把硝化甘油藏在舌头下面。

对于心源性猝死,及时有效的心肺复苏是最关键的抢救措施。今年秋天的一个早上,我在北京潘家园附近遇到一位突然晕倒的老人。体位放平后,基本上通过脉诊和呼吸试验判断心脏猝死,并立即与路人轮流进行心肺复苏。幸运的是,在我们不断的压力下,老人的心脏终于恢复了,他的家人来到医院继续治疗。

后来有人问我:你的心肺复苏术是标准的吗?它会对病人造成二次伤害吗?我带着这些问题去咨询临床专家。这位专家的意思是心肺复苏不需要超过标准。它主要是对心脏的有效按摩,可以“唤醒”心脏

美国医学会杂志(Journal of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JAMA Cardiol》 2017年3月15日网上版有一组数据:目前,中国现场复苏的实施率仅为4.5%,也就是说,每100名心脏骤停患者中只有不到5人能够接受现场复苏,而美国的数据为46.1%,加拿大为29%,瑞典为46%~73%,日本为32.2%。

我明白,形成如此强烈反差的原因不是中国人的冷漠,而是大多数人不知道该怎么办。不敢、不愿或两者皆有,应该是根本原因。这些问题可以通过心肺复苏训练来改变。在

文的结尾,我震惊地得知35岁的艺术家高以翔在录制节目时摔倒在地。经过抢救,他不幸死亡,被医生诊断为心源性猝死……所有的抢救都是在疾病发生后进行的,最重要的健康防线在他自己手中。生命是脆弱的,需要小心呵护。你还通宵工作吗?你还在抽烟吗?还每天喝酒和社交吗?你还过着美好的生活吗?请停下来听听你的心跳。它仍然如此清晰和强大吗?

(媒体人士刘云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负责任的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