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申一个百年常识:人体写生课不是教人吃花酒的

  • 日期:10-07
  • 点击:(1072)


  2019 为宝宝教育

  

  美院院长能够理性的反驳部分可笑的学生、家长,并且得到绝大多数网友的支持,但是,我们的基础教育老师能不能具有院长那样的勇气、能力以及支持?

  冰川思想库特约撰稿 | 康桥生

  近日,四川美院因为人体写生课程上了热搜榜。什么是人体写生?说白了就画裸体。都9102年,这种事情居然能上热搜?难道是嫌弃周杰伦的新歌不好听?难道是嫌弃抖音上扭屁股的“乔碧萝殿下”下岗了?总之,美院有人体写生课不是新闻,成为新闻的是这种事情居然能上热搜。

  用新闻学术语说,这就是,人咬狗了。

  01

  令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为什么有的学生和家长会反对人体写生课?

  需要提请读者注意的是,我在阅读相关信息时,发现有读者在评论区指出,这不是发生在四川美院的个案。有的学校的人体写生课也因为学生和家长的反对而取消。可见此事具有相当的普遍性。我便有点不怀疑好意地想:这究竟是出于卫道士的心理呢,还是因为人体写生很难,所以想通过集合所谓的舆论力量把课程取消?不能完全否定后者。

  不必多说卫道士是多么的可笑,虽然还是需要多说几句。我注意到,有读者在评论区说,21世纪都过去二十年了,为什么我们有的人的思维还比不上一百年前的人?事实上,上世纪二十年代,发生在上海美专的裸体模特事件也是美术史上的公案。但最后结局是军阀孙传芳取消了禁令,宣告了人体写生课的胜利。

  

  ▲四川美术学院院长庞茂琨亲自示范人体写生(图/网络)

  不过,和1920年代不同的是,那时是新文化运动蓬勃展开之际。今日,新文化运动在有些人士那里成为了落水狗,人人喊打,女德班,读经班,缠足,等等,不是屡屡见诸媒体吗?难道这些新闻和禁止人体写生课的暴戾之间,没有任何联系吗?这样的联系,不能说如自然科学里面严格的因果关系,但似乎可以肯定地说,它透露出某种氛围,让那些学生、家长更加坚定地说:人体艺术就是渣渣。

  但是我的重点还在于强调,我们固然要尊重学生、家长的意见,另一方面,却更要尊重任何一门专业发展本身内在的要求,尊重教育的专业性。

  02

  一味的强调专业本身的自足性,那也是不对的。那等于抛弃了社会对专业的监督。任何专业都是为人类社会的发展服务的。区别只在这个服务是长期的还是短期的。所以社会对专业的监督,反过来也考验着这个社会的成色。

  比如,一直以来有所谓的对就业率低的高校专业亮黄牌的做法,如果一个专业长期就业率低,就可能被教委取消,也就是说,高考的孩子们在招生目录上找不到这门专业了。这有一定的道理。

  但是,我们同时也看到,历史、哲学,在某些具有深厚传统的高校里,是被单独考虑的。就业率的高低不能成为评判其生死的标准。(吊诡的是,历史、哲学专业的学生就业率也不低。)因为这些专业代表着一个社会内心沉静的程度。

  这个例子一定程度上说明,社会的监督虽然需要,但对于有的专业,学生、家长的能力根本不足以认识其重要性。

  

  ▲航拍四川美术学院校园,一块坡地被五颜六色的彩色碎瓷砖覆盖,用条石隔断(图/视觉中国)

  以我熟悉的哲学专业为例。在中国哲学专业中,有很多专门术语,俗称黑话。其中一个术语是:“性。”不知道读者诸君看到这个字作何感想?反正我还是一个大一新生的时候,心里一直在嘀咕:能不能换一个字?

  后来发现,这是一个不切实际的幻想。因为,这个术语不仅仅贯穿了中国哲学的始终,而且,就算在现代哲学术语中,也不能舍弃。后者比如,物质第一性,意识第二性,这是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怎么改?物质第一位?意识第二位?怎么看都不是味道。

  如果有家长对于“性”这个字十分感冒,那他究竟是出于卫道的立场,还是由于别的原因,实在不得而知了。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目前很热的《三字经》开头就说:“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一下子两个“性”。对此,那些学生、家长是不是应该像维多利亚时期的淑女一样,只要听到和“腿”有关的字眼(包括“桌腿”),就要大叫一声,昏死过去,显示自己的贞洁?

  在中国哲学中,“性”主要指的是本质。属性,翻译成英文,一般是nature,很少情况下是性别意义上的性,总之,不是sex.

  以上例子只是表明有的专业专业性足够强,外人还是闭嘴为妙,对此,我想很多人还是同意的。对于中国哲学,绝大多数人一方面表示着热爱,另一方面,又敬而远之,把从业者当珍稀动物或精神病患一样看待。

  但是,我们的学生、家长却会在他们自以为懂的领域对学校教育说三道四,横加指责。

  03

  如果我们不曾忘记,就会记得,某地家长因为老师在学校惩戒学生,大闹特闹。这样的新闻还少吗?逼得老师改行,逼得老师死心。教育部门、公安部门等出台一系列惩治“校闹”的政策法规,从一个角度佐证了这点。

  学生、家长,对于教育插手过多,最终导致正常的教学活动难以开展,导致老师如履薄冰。学生做错了,老师不敢批评。这个问题,如果和四川美院人体写生课遭阻事件联系起来,难道不是同一个问题吗?

  

  图/视觉中国

  美院院长能够理性的反驳部分可笑的学生、家长,并且得到绝大多数网友的支持,但是,我们的基础教育老师能不能具有院长那样的勇气、能力以及支持?更大的可能是,很多家长听说自家孩子在学校被老师批评了,第一反应是,我要找老师算账!学生听到老师的批评,第一反应是,我要回家告诉奶奶!

  我主张将教育的专业性还给老师,这倒不是说我们家长要放弃教育的责任,而是说,学校里的事情应该相信老师。就像我们要相信人体写生课不是教人吃花酒的。我们的家长,把自己从孩子的课堂里移出来,我们的教育才庶几有救。

  

  美院院长能够理性的反驳部分可笑的学生、家长,并且得到绝大多数网友的支持,但是,我们的基础教育老师能不能具有院长那样的勇气、能力以及支持?

  冰川思想库特约撰稿 | 康桥生

  近日,四川美院因为人体写生课程上了热搜榜。什么是人体写生?说白了就画裸体。都9102年,这种事情居然能上热搜?难道是嫌弃周杰伦的新歌不好听?难道是嫌弃抖音上扭屁股的“乔碧萝殿下”下岗了?总之,美院有人体写生课不是新闻,成为新闻的是这种事情居然能上热搜。

  用新闻学术语说,这就是,人咬狗了。

  01

  令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为什么有的学生和家长会反对人体写生课?

  需要提请读者注意的是,我在阅读相关信息时,发现有读者在评论区指出,这不是发生在四川美院的个案。有的学校的人体写生课也因为学生和家长的反对而取消。可见此事具有相当的普遍性。我便有点不怀疑好意地想:这究竟是出于卫道士的心理呢,还是因为人体写生很难,所以想通过集合所谓的舆论力量把课程取消?不能完全否定后者。

  不必多说卫道士是多么的可笑,虽然还是需要多说几句。我注意到,有读者在评论区说,21世纪都过去二十年了,为什么我们有的人的思维还比不上一百年前的人?事实上,上世纪二十年代,发生在上海美专的裸体模特事件也是美术史上的公案。但最后结局是军阀孙传芳取消了禁令,宣告了人体写生课的胜利。

  

  ▲四川美术学院院长庞茂琨亲自示范人体写生(图/网络)

  不过,和1920年代不同的是,那时是新文化运动蓬勃展开之际。今日,新文化运动在有些人士那里成为了落水狗,人人喊打,女德班,读经班,缠足,等等,不是屡屡见诸媒体吗?难道这些新闻和禁止人体写生课的暴戾之间,没有任何联系吗?这样的联系,不能说如自然科学里面严格的因果关系,但似乎可以肯定地说,它透露出某种氛围,让那些学生、家长更加坚定地说:人体艺术就是渣渣。

  但是我的重点还在于强调,我们固然要尊重学生、家长的意见,另一方面,却更要尊重任何一门专业发展本身内在的要求,尊重教育的专业性。

  02

  一味的强调专业本身的自足性,那也是不对的。那等于抛弃了社会对专业的监督。任何专业都是为人类社会的发展服务的。区别只在这个服务是长期的还是短期的。所以社会对专业的监督,反过来也考验着这个社会的成色。

  比如,一直以来有所谓的对就业率低的高校专业亮黄牌的做法,如果一个专业长期就业率低,就可能被教委取消,也就是说,高考的孩子们在招生目录上找不到这门专业了。这有一定的道理。

  但是,我们同时也看到,历史、哲学,在某些具有深厚传统的高校里,是被单独考虑的。就业率的高低不能成为评判其生死的标准。(吊诡的是,历史、哲学专业的学生就业率也不低。)因为这些专业代表着一个社会内心沉静的程度。

  这个例子一定程度上说明,社会的监督虽然需要,但对于有的专业,学生、家长的能力根本不足以认识其重要性。

  

  ▲航拍四川美术学院校园,一块坡地被五颜六色的彩色碎瓷砖覆盖,用条石隔断(图/视觉中国)

  以我熟悉的哲学专业为例。在中国哲学专业中,有很多专门术语,俗称黑话。其中一个术语是:“性。”不知道读者诸君看到这个字作何感想?反正我还是一个大一新生的时候,心里一直在嘀咕:能不能换一个字?

  后来发现,这是一个不切实际的幻想。因为,这个术语不仅仅贯穿了中国哲学的始终,而且,就算在现代哲学术语中,也不能舍弃。后者比如,物质第一性,意识第二性,这是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怎么改?物质第一位?意识第二位?怎么看都不是味道。

  如果有家长对于“性”这个字十分感冒,那他究竟是出于卫道的立场,还是由于别的原因,实在不得而知了。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目前很热的《三字经》开头就说:“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一下子两个“性”。对此,那些学生、家长是不是应该像维多利亚时期的淑女一样,只要听到和“腿”有关的字眼(包括“桌腿”),就要大叫一声,昏死过去,显示自己的贞洁?

  在中国哲学中,“性”主要指的是本质。属性,翻译成英文,一般是nature,很少情况下是性别意义上的性,总之,不是sex.

  以上例子只是表明有的专业专业性足够强,外人还是闭嘴为妙,对此,我想很多人还是同意的。对于中国哲学,绝大多数人一方面表示着热爱,另一方面,又敬而远之,把从业者当珍稀动物或精神病患一样看待。

  但是,我们的学生、家长却会在他们自以为懂的领域对学校教育说三道四,横加指责。

  03

  如果我们不曾忘记,就会记得,某地家长因为老师在学校惩戒学生,大闹特闹。这样的新闻还少吗?逼得老师改行,逼得老师死心。教育部门、公安部门等出台一系列惩治“校闹”的政策法规,从一个角度佐证了这点。

  学生、家长,对于教育插手过多,最终导致正常的教学活动难以开展,导致老师如履薄冰。学生做错了,老师不敢批评。这个问题,如果和四川美院人体写生课遭阻事件联系起来,难道不是同一个问题吗?

  

  图/视觉中国

  美院院长能够理性的反驳部分可笑的学生、家长,并且得到绝大多数网友的支持,但是,我们的基础教育老师能不能具有院长那样的勇气、能力以及支持?更大的可能是,很多家长听说自家孩子在学校被老师批评了,第一反应是,我要找老师算账!学生听到老师的批评,第一反应是,我要回家告诉奶奶!

  我主张将教育的专业性还给老师,这倒不是说我们家长要放弃教育的责任,而是说,学校里的事情应该相信老师。就像我们要相信人体写生课不是教人吃花酒的。我们的家长,把自己从孩子的课堂里移出来,我们的教育才庶几有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