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景经方」到底怎样学习《伤寒论》,才能提高效果

  • 日期:10-04
  • 点击:(1759)


2019-09-19 01: 25: 11健康祝福8i

着名的老师和着名的医生。

带领着名视频课程的消息“中医”或私人信件“中医”

如何学习《伤寒论》以提高效果?

《伤寒论》是学习中医学的必修课程之一。有很多上课时间。学生学习时通常会付出很多努力,但效果并不理想。尽管不能说没有效果,但大多数人经常认为收成不大,尤其是临床上很难结合。如果是这样,那么《伤寒论》的理论的价值是什么?这不是浪费时间!

不是这种情况。《伤寒论》的理论来自实践,可以有效地指导临床实践,这已经得到了成千上万医生的实践证明。可以说,前几代的着名医生都没有研究过《伤寒论》。

专门研究《伤寒论》的人有三四百,日本医生也很受尊敬《伤寒论》,这被称为“医学灵魂”。

为什么会产生学习《伤寒论》结论不是很有用?这是因为对《伤寒论》的精神尚不了解,并且该研究不遵守法律,因此无法把握要点。本文将简要讨论此问题,以供学习者参考。

打破偏见并正确理解

学习《伤寒论》应该首先打破传统的“外生专着的《伤寒论》偏见”。《伤寒论》尽管该书的标题是“伤寒”,但关于杂类疾病的内容仍然很多,正如柯云波所说:“自王书禾和编辑以来,伤寒分为两本书,而疾病是仍然存在许多其他疾病,《伤寒论》有一个特殊的名称,并且没有伤寒综合征的消失。”

他还说:“世界正在治疗伤寒,也就是说,它可以治愈各种疾病。众所周知,《伤寒论》属于仲景杂病。伤寒最常见的疾病是混杂的,所以伤寒和混合其他疾病,然后再伤寒。其他疾病的综合症都有很好的治病能力。”

《伤寒论》中建立的辩证治疗系统以及所公开的处方和法律的法律和原则是普遍适用的,绝不限于外源性疾病。方在此问题上有坚定的主张:“讨论该疾病以识别伤寒,而不是伤寒。”

因此,为了提高学习《伤寒论》的效果,不能将其视为单纯的外源性疾病,而应作为“辩证治疗”理论的基础进行研究,不仅应作为诊断,处方的基础,而且还应作为“辩证治疗”的基础进行研究。临床该学科的基础。只有这样,才能更好地发挥《伤寒论》在临床实践中的指导作用,才能真正提高《伤寒论》的学习效果。

六个经典,紧密结合

因为这六个经典的辨证论据起源于《伤寒论》,所以人们误以为这六个证词特别适合于外源性疾病,甚至只提倡风寒性的外源性疾病。

实际上,月经六病既不是独立疾病,也不是疾病以外的疾病,而是所有疾病共同病理的概括。尽管有多种疾病和不同的临床表现,但它们与其内部病理变化有关。据说这六个经典没有范围,所以六个经典的辨证论治具有普遍的意义。

何秀山说:“病变无常,没有六代。《伤寒论》的六种经典是该病的六种经典,非伤寒是独特的。”这种理解非常重要,如果仍然必须,则仅适用于辨证论治。在这种疾病的寒冷和寒冷的情况下,学习《伤寒论》不会有太多收获。

但是,这六个综合症的症候群区分只是疾病的部位,无法确定疾病的性质。因此,《伤寒论》非常重视在识别六种疾病的同时区分疾病性质的“八类”。

早在明代陶介正就曾指出:“ 307号家庭伤寒法,表中没有阴险的阴阳”。徐春熙还提出:“表里充斥着阴冷,阴冷的热,是伤寒的纲领。从《伤寒论》的内容来看,确实是所有这些都贯穿着辩证分化的精神。可以看出,陶和徐等医生的论点是完全正确的。

从《伤寒论》中排除八个类的想法无疑是错误的。

我们学习《伤寒论》我们必须注意八类综合征的分化。我们必须知道,八纲和六六是仲景辩证法理论体系的两个不可分割的方面,必须紧密结合以相互补充。

专注于“识别”字

《伤寒论》辩证法理论的最大优势是对辩证生活方法的具体分析,即:“以规则治国,看其脉搏,了解犯罪是什么”。不仅向人们展示特别是昂贵的更改,而且这种特定的分析方法也填写在书的内容中。

但是,有许多文章非常简单。有些只有一种症状或脉搏,即处方的处方,似乎没有反映任何具体的分析。实际上,此类从句的症状或脉动是卡片的辩证点。还有许多其他症状,仅剩一点点。

如果将其与类似的条款进行比较,则将在纸上体现特定分析的辩证精神。

例如,“脉搏紧绷,疾病在桌子上,可能出汗。一麻黄汤”。 (51)是脉搏的信号。如果没有证据,文件被打乱了,您如何用麻黄汤流汗?不难看出,这篇文章旨在表明尽管证据很明确,但它必须被脉动并可能出汗。如果不是脉搏,而是脉搏,那么您一定不要出汗。即使有些脉搏是浮动的,但中脉很小,或者脉搏紧绷,中脉被延迟,它们不再出汗。

(49,50)出汗后,证词和脉搏的回流虽然应该出汗,但不能使用麻黄汤,只能桂枝汤。 (第五十七条)另一个例子是“太阴病,脉浮,可出汗,以桂枝汤”。 (276)由于太阴病,脾脏和阳气不足,尽管有脉搏漂浮的迹象,即使没有汗水,也不能使用麻黄汤。

另一个例子是“出汗,如果是下一个,疾病仍然没有解决,那么受激的人,四逆汤大师”。 (69)“刺激”当然是主要症状,但仅根据易激惹症状,该如何使用?反汤?

这也是其他脉动的遗漏,只要与61”后的汗水复发,烦躁不安,不眠之夜,安静,无呕吐,无气质,无证据,脉搏弱,无大热,干姜之间的关系乌头和乌头汤不难发现,卡片上还会有干姜乌头汤的脉搏,但烦躁程度严重,非干姜乌头汤可以胜任,所以有必要回阳Yiyin。茯苓四逆汤。有很多这样的例子。

但是,也有许多篇长文章被裁剪和讨论。似乎缺少必需品。实际上,正是通过这些对复杂疾病的讨论,揭示了对具体问题进行具体分析的辩证方法,因此具有特别丰富的指导意义。

例如,23,“每天两次或三次,晒太阳八十九天,例如疟疾,发烧和厌恶感。” “如果是疟疾”是一个辩证点,旨在区别于发烧和发冷引起的疟疾。间歇性发作类似于疟疾,但是疟疾的发病时间是定时的,每天或每天一次,并向该卡发放两三张一天两次,因为它不能被误诊为疟疾。

但是为什么它像疟疾?有许多不同的机制,无法概括,必须详细分析。

因此,有三种情况:

一种是因为疾病病程长,公义薄弱,邪恶不是很好,而且正义仍然可以计数并与邪恶作斗争,因此每天两次或三次厌恶感冒和发烧。更多的热量和更少的寒冷,标志着赢得邪恶的能力,没有呕吐,清除欲望,并且标志着内部没有热量,那么,可以肯定的是,热量比邪恶更积极。结合脉搏温柔,丝毫是邪恶,缓慢是正确的复合体,脉搏综合症与人参结合,从而确定是欲望。

第二个问题是,如果疟疾每天两次或三遍,它既不冷也不热,但应该属于虚构。一定不要把它误认为是欲望,但是阴阳是空的,应该纠正治疗方法。严格禁止攻击恶魔的方法,因此郑重提出“不要多汗多呕吐”。

第三是脸上有热色。根据疟疾,一天两次或两次,没有呕吐,清除了自我等同的欲望,这肯定不是阴盛葛阳证,而是气滞所引起的,但如果属于停滞,那必须没有汗水和瘙痒的栓塞症,这表明进行有目的的咨询非常重要。

你为什么遇到你的身体? “有了它,您就不会流汗”是一个具体的解释。

此证有别于等待的欲望,又有别于阴阳,所以治和为荣味,略为出汗桂枝麻黄半汤。

仅以这个为例,其余的都可以被模拟。另外,甚至症状也必须详细分析,例如尿液清除,可用于识别可疑症状。 (56岁,伤寒,没有大便,67天,头痛,很热,还有七七汤;它的排尿时间,如果您不知道,当您不得不出汗时,您还在桌上。)

据鉴定为冷热嫌疑人,(282,少阴病,想呕吐而不呕吐,心烦,但想发誓,五六天的自利和口渴,是少阴也,虚假引水自抢救,如果要排尿白色那些有少阳病症状和尿白的人将不能喝水,所以颜色会变成白色。)

它也可以用来判断热量证明书中的热量。 (339,伤寒是痰少,手指感冒,不想吃痰,烦躁不安。几天小,发白,这种热量也被清除;想吃,病多了;如果痰呕吐,胸部疼痛饱满的话,便便会流血。)

这表明同一症状在不同情况下可以发挥不同的辩证作用,得出不同的诊断结论,充分体现了具体分析的辩证精神。

程教谦曾经结合第八个大纲提出“《伤寒论》是医疗门的规范,它教人们如何辨别阴阳,如何检查冷热”。教人们如何区分,是最有价值的《伤寒论》本质,因此,学习《伤寒论》必须着重于如何“识别”方面以提高综合症区分的水平。

充分利用“ bi”一词

与之相比,比较也是类推法。因为《伤寒论》的规定非常简单,所以如果孤立地和教条地看待它并没有多大意义。在相互参与之前和之后,您必须处于纵向和横向的关系中,进行全面而全面的比较,以便理解和掌握要点。

简而言之,就是“在同一地方”。例如,同一发烧,在六个经典中,有阳光,有阳明,有邵阳,有阴。至于八类,在阴,阳,表,内在,冷,热,虚,实之间有差异。所有其他症状,共有六个分区,八个分区,只有通过比较,才能抓住各自的特点并做出明确的诊断。

另一个例子是攻击剂,例如大成气汤,小成气汤,调胃成气汤,马兹仁丸,桃和成气汤,大柴胡汤,柴胡葛根汤,大展熊汤。个人和个人,只有通过比较,才能清楚地定义每个处方的特征,以便正确地掌握应用。

善于类比绝不限于这两个方面。内容相似的任何事物都可以相互比较。相比之下,它不仅有助于加深理解,而且有助于掌握要领,并且将有新的发现和新的收获。

抓住“使用”一词

“学习使用”,学习理论的目的是指导应用实践,为了提高《伤寒论》的学习效果,必须掌握一个“使用”一词。怎么抓?

这可以基于不同的情况。如果您正在从事临床工作,则应大胆使用它,以获得实践经验。只要您可以仔细观察,注意总结,就可以不断提高辨证论治水平。

如果您尚未接触过诊所,则应始终考虑在学习期间是否使用诊所来促进思考,加深理解并避免学习。它也可以借鉴他人的经验。例如,古代许多着名的医生都使用《伤寒论》的理论和处方。他们有很多宝贵的经验。在大量的医学书籍中,它们必须专注于搜索。

浦福州,岳美中,成门穴,金寿山等近代着名医生,也都采用《伤寒论》的理论和处方治疗难治性和复杂性疾病,也有很多宝贵的经验。对于各种医学杂志,关于使用《伤寒论》进行临床试验的报道很多,并且已经取得了新的进展。

日本医生尤其喜欢《伤寒论》,大大超出了原始《伤寒论》的范围。这些对于如何使用《伤寒论》方法非常有用。简而言之,只有抓住“使用”一词并反复练习,才能真正提高学习效果。

本文选自中国中医药出版社出版的《陈亦人医案医话》

着名的老师和着名的医生。

带领着名视频课程的消息“中医”或私人信件“中医”

如何学习《伤寒论》以提高效果?

《伤寒论》是学习中医学的必修课程之一。有很多上课时间。学生学习时通常会付出很多努力,但效果并不理想。尽管不能说没有效果,但大多数人经常认为收成不大,尤其是临床上很难结合。如果是这样,那么《伤寒论》的理论的价值是什么?这不是浪费时间!

不是这种情况。《伤寒论》的理论来自实践,可以有效地指导临床实践,这已经得到了成千上万医生的实践证明。可以说,前几代的着名医生都没有研究过《伤寒论》。

专门研究《伤寒论》的人有三四百,日本医生也很受尊敬《伤寒论》,这被称为“医学灵魂”。

为什么会产生学习《伤寒论》结论不是很有用?这是因为对《伤寒论》的精神尚不了解,并且该研究不遵守法律,因此无法把握要点。本文将简要讨论此问题,以供学习者参考。

打破偏见并正确理解

学习《伤寒论》应该首先打破传统的“外生专着的《伤寒论》偏见”。《伤寒论》尽管该书的标题是“伤寒”,但关于杂类疾病的内容仍然很多,正如柯云波所说:“自王书禾和编辑以来,伤寒分为两本书,而疾病是仍然存在许多其他疾病,《伤寒论》有一个特殊的名称,并且没有伤寒综合征的消失。”

他还说:“世界正在治疗伤寒,也就是说,它可以治愈各种疾病。众所周知,《伤寒论》属于仲景杂病。伤寒最常见的疾病是混杂的,所以伤寒和混合其他疾病,然后再伤寒。其他疾病的综合症都有很好的治病能力。”

《伤寒论》中建立的辩证治疗系统以及所公开的处方和法律的法律和原则是普遍适用的,绝不限于外源性疾病。方在此问题上有坚定的主张:“讨论该疾病以识别伤寒,而不是伤寒。”

因此,为了提高学习《伤寒论》的效果,不能将其视为单纯的外源性疾病,而应作为“辩证治疗”理论的基础进行研究,不仅应作为诊断,处方的基础,而且还应作为“辩证治疗”的基础进行研究。临床该学科的基础。只有这样,才能更好地发挥《伤寒论》在临床实践中的指导作用,才能真正提高《伤寒论》的学习效果。

六个经典,紧密结合

因为这六个经典的辨证论据起源于《伤寒论》,所以人们误以为这六个证词特别适合于外源性疾病,甚至只提倡风寒性的外源性疾病。

实际上,月经六病既不是独立疾病,也不是疾病以外的疾病,而是所有疾病共同病理的概括。尽管有多种疾病和不同的临床表现,但它们与其内部病理变化有关。据说这六个经典没有范围,所以六个经典的辨证论治具有普遍的意义。

何秀山说:“病变无常,没有六代。《伤寒论》的六种经典是该病的六种经典,非伤寒是独特的。”这种理解非常重要,如果仍然必须,则仅适用于辨证论治。在这种疾病的寒冷和寒冷的情况下,学习《伤寒论》不会有太多收获。

但是,这六个综合症的症候群区分只是疾病的部位,无法确定疾病的性质。因此,《伤寒论》非常重视在识别六种疾病的同时区分疾病性质的“八类”。

早在明代陶介正就曾指出:“ 307号家庭伤寒法,表中没有阴险的阴阳”。徐春熙还提出:“表里充斥着阴冷,阴冷的热,是伤寒的纲领。从《伤寒论》的内容来看,确实是所有这些都贯穿着辩证分化的精神。可以看出,陶和徐等医生的论点是完全正确的。

从《伤寒论》中排除八个类的想法无疑是错误的。

我们学习《伤寒论》我们必须注意八类综合征的分化。我们必须知道,八纲和六六是仲景辩证法理论体系的两个不可分割的方面,必须紧密结合以相互补充。

专注于“识别”字

《伤寒论》辩证法理论的最大优势是对辩证生活方法的具体分析,即:“以规则治国,看其脉搏,了解犯罪是什么”。不仅向人们展示特别是昂贵的更改,而且这种特定的分析方法也填写在书的内容中。

但是,有许多文章非常简单。有些只有一种症状或脉搏,即处方的处方,似乎没有反映任何具体的分析。实际上,此类从句的症状或脉动是卡片的辩证点。还有许多其他症状,仅剩一点点。

如果将其与类似的条款进行比较,则将在纸上体现特定分析的辩证精神。

例如,“脉搏紧绷,疾病在桌子上,可能出汗。一麻黄汤”。 (51)是脉搏的信号。如果没有证据,文件被打乱了,您如何用麻黄汤流汗?不难看出,这篇文章旨在表明尽管证据很明确,但它必须被脉动并可能出汗。如果不是脉搏,而是脉搏,那么您一定不要出汗。即使有些脉搏是浮动的,但中脉很小,或者脉搏紧绷,中脉被延迟,它们不再出汗。

(49,50)出汗后,证词和脉搏的回流虽然应该出汗,但不能使用麻黄汤,只能桂枝汤。 (第五十七条)另一个例子是“太阴病,脉浮,可出汗,以桂枝汤”。 (276)由于太阴病,脾脏和阳气不足,尽管有脉搏漂浮的迹象,即使没有汗水,也不能使用麻黄汤。

另一个例子是“出汗,如果是下一个,疾病仍然没有解决,那么受激的人,四逆汤大师”。 (69)“刺激”当然是主要症状,但仅根据易激惹症状,该如何使用?反汤?

这也是其他脉动的遗漏,只要与61”后的汗水复发,烦躁不安,不眠之夜,安静,无呕吐,无气质,无证据,脉搏弱,无大热,干姜之间的关系乌头和乌头汤不难发现,卡片上还会有干姜乌头汤的脉搏,但烦躁程度严重,非干姜乌头汤可以胜任,所以有必要回阳Yiyin。茯苓四逆汤。有很多这样的例子。

但是,也有许多篇长文章被裁剪和讨论。似乎缺少必需品。实际上,正是通过这些对复杂疾病的讨论,揭示了对具体问题进行具体分析的辩证方法,因此具有特别丰富的指导意义。

例如,23,“每天两次或三次,晒太阳八十九天,例如疟疾,发烧和厌恶感。” “如果是疟疾”是一个辩证点,旨在区别于发烧和发冷引起的疟疾。间歇性发作类似于疟疾,但是疟疾的发病时间是定时的,每天或每天一次,并向该卡发放两三张一天两次,因为它不能被误诊为疟疾。

但是为什么它像疟疾?有许多不同的机制,无法概括,必须详细分析。

因此,有三种情况:

一种是因为疾病病程长,公义薄弱,邪恶不是很好,而且正义仍然可以计数并与邪恶作斗争,因此每天两次或三次厌恶感冒和发烧。更多的热量和更少的寒冷,标志着赢得邪恶的能力,没有呕吐,清除欲望,并且标志着内部没有热量,那么,可以肯定的是,热量比邪恶更积极。结合脉搏温柔,丝毫是邪恶,缓慢是正确的复合体,脉搏综合症与人参结合,从而确定是欲望。

第二个问题是,如果疟疾每天两次或三遍,它既不冷也不热,但应该属于虚构。一定不要把它误认为是欲望,但是阴阳是空的,应该纠正治疗方法。严格禁止攻击恶魔的方法,因此郑重提出“不要多汗多呕吐”。

第三是脸上有热色。根据疟疾,一天两次或两次,没有呕吐,清除了自我等同的欲望,这肯定不是阴盛葛阳证,而是气滞所引起的,但如果属于停滞,那必须没有汗水和瘙痒的栓塞症,这表明进行有目的的咨询非常重要。

你为什么遇到你的身体? “有了它,您就不会流汗”是一个具体的解释。

此证有别于等待的欲望,又有别于阴阳,所以治和为荣味,略为出汗桂枝麻黄半汤。

仅以这个为例,其余的都可以被模拟。另外,甚至症状也必须详细分析,例如尿液清除,可用于识别可疑症状。 (56岁,伤寒,没有大便,67天,头痛,很热,还有七七汤;它的排尿时间,如果您不知道,当您不得不出汗时,您还在桌上。)

据鉴定为冷热嫌疑人,(282,少阴病,想呕吐而不呕吐,心烦,但想发誓,五六天的自利和口渴,是少阴也,虚假引水自抢救,如果要排尿白色那些有少阳病症状和尿白的人将不能喝水,所以颜色会变成白色。)

它也可以用来判断热量证明书中的热量。 (339,伤寒是痰少,手指感冒,不想吃痰,烦躁不安。几天小,发白,这种热量也被清除;想吃,病多了;如果痰呕吐,胸部疼痛饱满的话,便便会流血。)

这表明同一症状在不同情况下可以发挥不同的辩证作用,得出不同的诊断结论,充分体现了具体分析的辩证精神。

程教谦曾经结合第八个大纲提出“《伤寒论》是医疗门的规范,它教人们如何辨别阴阳,如何检查冷热”。教人们如何区分,是最有价值的《伤寒论》本质,因此,学习《伤寒论》必须着重于如何“识别”方面以提高综合症区分的水平。

充分利用“ bi”一词

与之相比,比较也是类推法。因为《伤寒论》的规定非常简单,所以如果孤立地和教条地看待它并没有多大意义。在相互参与之前和之后,您必须处于纵向和横向的关系中,进行全面而全面的比较,以便理解和掌握要点。

简而言之,就是“在同一地方”。例如,同一发烧,在六个经典中,有阳光,有阳明,有邵阳,有阴。至于八类,在阴,阳,表,内在,冷,热,虚,实之间有差异。所有其他症状,共有六个分区,八个分区,只有通过比较,才能抓住各自的特点并做出明确的诊断。

另一个例子是攻击剂,例如大成气汤,小成气汤,调胃成气汤,马兹仁丸,桃和成气汤,大柴胡汤,柴胡葛根汤,大展熊汤。个人和个人,只有通过比较,才能清楚地定义每个处方的特征,以便正确地掌握应用。

善于类比绝不限于这两个方面。内容相似的任何事物都可以相互比较。相比之下,它不仅有助于加深理解,而且有助于掌握要领,并且将有新的发现和新的收获。

抓住“使用”一词

“学习使用”,学习理论的目的是指导应用实践,为了提高《伤寒论》的学习效果,必须掌握一个“使用”一词。怎么抓?

这可以基于不同的情况。如果您正在从事临床工作,则应大胆使用它,以获得实践经验。只要您可以仔细观察,注意总结,就可以不断提高辨证论治水平。

如果您尚未接触过诊所,则应始终考虑在学习期间是否使用诊所来促进思考,加深理解并避免学习。它也可以借鉴他人的经验。例如,古代许多着名的医生都使用《伤寒论》的理论和处方。他们有很多宝贵的经验。在大量的医学书籍中,它们必须专注于搜索。

浦福州,岳美中,成门穴,金寿山等近代着名医生,也都采用《伤寒论》的理论和处方治疗难治性和复杂性疾病,也有很多宝贵的经验。对于各种医学杂志,关于使用《伤寒论》进行临床试验的报道很多,并且已经取得了新的进展。

日本医生尤其喜欢《伤寒论》,大大超出了原始《伤寒论》的范围。这些对于如何使用《伤寒论》方法非常有用。简而言之,只有抓住“使用”一词并反复练习,才能真正提高学习效果。

本文选自中国中医药出版社出版的《陈亦人医案医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