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谈丨赵锐:硬科技不是一袭华美的袍

  • 日期:09-09
  • 点击:(1459)


2018西安全球硬科技产业博览会上,触摸硬科技的孩子。

硬科技不是一袭华美的袍,如果没有实用价值及应用可能,看上去再美也没有毛线用。就像年年上演的维密盛宴,尽管美轮美奂,但你终究不能背上大翅膀穿成那样去下厨房。是的,硬科技不仅要上得了厅堂,还得下得了厨房。

硬科技的实用价值主要在于能够解决“卡脖子”问题。一是解决国家战略需求,比如在航空、航天、军事等领域解决技术瓶颈,保持国家领先地位。二是解决企业生产需求,比如在机床、机械、材料等方面,解决成本和质量问题。三是解决人民生活需求,比如在医疗、卫生等方面,解决关系生老病死的重大问题。

所以“水变油”至少在目前还不是硬科技,因为石油还没有匮乏到成为要命的“卡脖子”问题,汽油的价格还没有高到成为企业的主要成本。换言之,没有迫切的价值和财富增长追求为支撑,瓦特们是偶遇不到罗巴克的。这一类既超越时代认知,又不能解决迫切问题的技术创新构想,可以先视为“黑科技”类别。

别再被《瓦特与茶壶的故事》拉低智商,看见水蒸汽和造出蒸汽机之间的距离,就像看见月亮和登陆月球一样。这种种的“恰好”都不是偶然发生的。企业要提高生产效率、降低生产成本、增加产品利润、创造更多财富,自然强烈需要能够解决问题并实现这一目标的技术。

当这些激增的渴望不断汇聚,就会出现对新技术的参与和激励。有了充足的研发经费,有了巨大的股权收益,“天才”们自然脱颖而出不断涌现,进而创造一个新的时代。

可这个过程是漫长的,伟大的事业注定要先经历黯淡的岁月。瓦特执着了半生,博尔顿坚持了25年,罗巴克最终也没有等到结果。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黯淡是梦里的光辉。

达到当天最大量

http://ios.huayiwww.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