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公众知情权,该不该交出个人隐私?

  • 日期:03-08
  • 点击:(931)


新皇冠肺炎疫情爆发后,在防控工作中,一些患者的个人信息被泄露给公众知情权,是否应该给予个人隐私?

新官肺炎爆发后,在防控工作中,部分患者的个人信息被泄露。

个人隐私应该为了公众的知情权而被公开吗?

阅读提示

在疫情防控的时刻,政府相关部门有责任及时发布相关疫情信息。与此同时,一些涉及疫情的个人信息泄露事件也在全国范围内发生。一方面,我们必须保护公众的知情权;另一方面,我们不能忽视个人的隐私权。这就要求执法部门对具体执法的“程度”有很好的把握。

在武汉因疫情爆发而关闭后不久,北京史静律师事务所律师熊超接到两个新诊断肺炎患者的电话。“生病后,他们的个人信息包括姓名、身份证号码、家庭住址、手机号码等。是在没有任何掩护的情况下在网上传播的。”“他们觉得自己的隐私权受到了侵犯,但他们不知道如何保护自己的权利,”熊超说。

在疫情防控时,相关部门每天及时发布疫情信息,方便公众了解周围环境是否存在感染风险,掌握确认或疑似人员的移动轨迹,并采取预防措施。然而,与疫情相关的个人信息的泄露也时有发生,一些患者甚至遭到歧视、骚扰和虐待。在防疫期间,一方面要保护公众的知情权;另一方面,不应忽视个人的隐私权。如何平衡两者?记者《工人日报》进行了采访。

询问谁可以收集和发布个人信息?

在疫情爆发之初,熊超在不同的微信群中看到患者的详细个人信息被随意传播,甚至包括他的个人照片和工作单位,“感觉被剥光了”。

"目前,一些住宅物业和企业需要登记他们的姓名、电话号码和住址,有些甚至需要登记他们的身份证号码。"许多网民说,如果他们不注册,他们将被视为不配合预防和控制。注册,并认为个人信息“交”太容易。

事实上,在疫情防控期间,法律法规明确规定谁有权收集和发布公民个人信息。

"根据《突发事件应对法》、《传染病防治法》、《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条例》等相关规定,有权收集和发布公民信息的主体包括疾病预防控制机构、医疗机构、指定专业技术机构以及街道、乡镇、居委会和村委会。其他主体不得擅自收集和发布公民个人信息。”熊超说。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王旭在回应社区服务机构(如住宅物业)的个人信息注册请求时告诉记者,提供此类信息不是强制性的,而是以个人自愿为前提。

"社区不是执法的主体。如果相关政府机构授权,则应将其视为委托,不得以社区自身的名义收集和发布个人信息。”王旭说道。

杭州律师协会互联网信息专业委员会主任吴绪华也表示:“在特殊时期,医疗机构和疾病预防控制机构可以在未经被收集人同意的情况下收集和使用个人信息。但是,在收集个人信息时,其他主体,包括各种雇主、住宅物业委员会和交通部门,必须向被收集的主体明确说明收集和使用的目的,并获得他们的同意。”

记者发现有很多因随意发布或披露个人信息而受到处罚的案例。例如,2月19日,山西晋城的石某发来了一份报告,其中载有病人的个人信息和密切的联系

可以收集哪些具体信息?王旭指出:“这些信息应该与防疫直接相关,必须与防疫的目的密切相关。”

2月6日,北京宣布了新病例发生的居住区或场所,涉及北京7个行政区和18个居住区或场所。"宣布行动路线可以帮助市民了解周围的环境,并有效地预防它."王旭说:“但是,身份证号码、姓名、手机号码、家庭住址甚至家庭住址等信息并不能证明它们与防疫和控制有着直接和密切的联系。”

记者注意到目前天津、广西、云南等地的一些街道被扫荡一空。居民需要扫描二维码代码,进入小程序,并验证和登记。

"在注册和代码扫描过程中收集个人信息时,需要遵循某些原则。"吴绪华解释说,“在收集过程中,个人信息的目的、保存和使用应充分详细地告知。由于疫情,在收集个人信息的过程中,有些方面可能存在一些不足。将来有必要对收集的个人信息的存储和利用进行补救工作。相关政府职能部门应采取相应措施,全面保护个人信息。”

"这个过程中非常重要的一点是防止个人信息的泄露。"吴绪华提醒说:“对收集到的个人信息采取技术保密措施或脱敏是非常必要的,以防止其被盗和被犯罪分子利用。”

三个问题:如何平衡隐私和知情权?

记者了解到,许多地方已经公布了被感染社区的名称作为防疫和控制措施。在一些地方,病人信息被公布,甚至可以追溯到建筑单位和门牌号。也有业主以知情权为由,要求该物业披露湖北人的信息,但遭到该物业拒绝。

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背景下,是否意味着个人隐私权必须在一定程度上转移?

“在非常时期,对个人隐私权有一定的限制,在我国和其他国家都有法律依据。”同时,王旭指出,“这种限制不是无止境的,不能减损公民的核心价值观。没有正当的理由,就不能让公民变得“透明”,甚至接受不适当的负面评价。”

关于在处理突发公共事件时如何平衡公民的隐私权和知情权,王旭告诉记者:“这要求执法部门对具体执法的‘程度’有很好的把握,公布的信息范围必须直接服务于防疫。”

记者注意到各地权威部门发布的疫情信息中,患者的行动轨迹被及时披露,而敏感的个人信息有些模糊。受访的法人认为,与疫情爆发之初许多患者信息的“裸奔”相比,这是一个很好的标准。

2月24日,司法部发布意见,要求疫情防控措施应与疫情可能造成的社会危害的性质、程度和范围相适应,并尽可能减少公民的权益。

对此,王旭建议可以提供一些更具体的指导。“目前,既有立法,也有基本制度设计。关键是地方,特别是基层,要结合实际,以法治精神规范执法。”王旭说道。(记者鲁玉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