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亿灰飞烟灭,《长安十二时辰》资方崩盘史

  • 日期:09-28
  • 点击:(687)


我想在网络投票前2天分享

作为今夏热门电视连续剧《长安十二时辰》的投资人之一,Imprint Media用真钱上演了一部更刺激,更迷雾的令人毛骨悚然的戏剧。

截至9月10日,* ST烙印(.SZ)已经连续19个交易日以1元/股的价格交易,距离退市仅一步之遥。应该知道,出版媒体在鼎盛时期的市值高达460亿美元,超过了当时的影视媒体“老大哥”华谊。

《钢铁侠》,《军师联盟》,《克拉恋人》系列炙手可热的戏剧背后的投资方,首任与漫威合作的中国公司,影视黑马神秘董事长,美丽的董事长。

在公司现在不可避免地要退市的道路上,这些受到重创的术语无疑无疑更加令人困惑。在短短两年内,是什么使一家前“明星”公司被打败?

最近,投资教育领域参观了朝阳门附近的Imprint Media的办公空间,朝阳门是一个具有独特设计的庭院式办公区。

但是,从工作日的下午2点到下午4点,眼睛只有两个或三个竹子,三个或四个金鱼在桥下来回游泳,无论是一楼还是二楼的锁定办公室区域上层的落地窗。没有工作人员。

甚至连公司的前台都无人值守,桌子上放着货物登记册,最后几篇文章是公司收据法院通知书的明示登记。

楼下大楼的工作人员告诉教育人员。最近一段时间,在25楼(DMG所在的办公区)只有一个年轻人,而其他人则离开了。在25层的住宿期间,工作人员遇到了教育方面的投资,但另一方使用同一层另一侧的开关进入了暗门,但没有回答任何问题。

Imprint Media的办公区由三位创始人之一丹米兹(Dan Mitz)设计。据说风水形而上学暗示着桥梁在移动,楼层的布局暗含着。但是,原来的两层办公区已减少为一层。最初,丹米兹(Dan Mitz)办公室的26楼是一间健身房。

被他的合伙人评为“最具中国特色”的《纽约客》于1990年首次来到中国。在25岁时,他与肖文革和吴冰共同创立了DMG。经过20多年,可以说是真实的。他曾向媒体表示,一家中国风格的公司中华通(China Connect):“在中国,成功的真正关键在于人际关系和实力。” “在中国,你必须先成为男人,然后再做事。”

可能基于这样一个想法,即他正在寻找的两个合伙人非常特别。公司创始人之一肖文阁出生,他的故乡不详。丹米兹(Dan Mitz)在早期采访中说,“他来自一个军人家庭,曾在政府部门和部队工作。他非常擅长人际交往。”

在韩三平执导的《建国大业》部分中,DMG不仅与客户一汽奥迪和电影方面达成了合作,肖文革还出演了电影《何应钦》,其身份和立场在星空中星罗棋布。

当Indo Media于2015年在后门上市时,肖文革的个人和间接持股占该公司股份的77.82%,后者是该公司的最大股东和董事长。但是,在上市第二年,他担任了董事长一职。我把它交给了另一位美容创始人吴冰。

吴兵是一名运动员,曾获得过全国女子体操全能冠军。尽管吴冰在员工持股计划中只持有很少的股份,但他目前担任许多重要职务,包括Imprint Media Corporation,董事长,总经理,首席财务官和秘书。根据公开信息,吴兵现在是美国公民。

此前,吴冰已经被困在海外很长一段时间,出版媒体宣布吴冰因为“长期而大规模的工作会影响他的健康”而一直在海外治疗疾病。被拖欠了大笔债务,许多诉讼没有出现。

然而,9月9日,当烙印媒体濒临退市时,吴兵带领团队接受每日经济新闻的采访,称他正在积极寻求破产与和解,并视公司为亲戚。 “我从未放弃过。我没有'奔跑之路',我们必须坚持到最后一刻。”

超过400亿的市值如何“消失”?

尽管曾经当过运动员的选美总监说了很多话,但是已经很难找到已经离开公司的员工和深渊的投资者。

在后门上市时,Imprint Media在2014、2015和2016年上市后对公司的业绩做出了承诺,并最终以非常低的精度飞行。出乎意料的是,一旦赌博期结束,原来的两位数增长速度立即放缓至个位数。在2018年,它突然变了脸。该公司的净利润同比下降超过90%。到2019年,净利润损失接近。亿元,同比下降523.9%。

据媒体报道,Imprint Media以前被现金流所挤压,无法正常支付员工的薪水,必须裁员和拖欠工资。该会计师事务所发布的审计结果无法对Imprint Media的2018年财务报告发表意见。最重要的原因之一是公司“雇用了大量员工,拖欠工资,生产经营停滞不前”。

不管是否给了雇员薪水,老板的钱袋都必须装满。

2018年1月,肖文阁以每股12.75元的价格将其1.07亿股股份转让给安信信托,套现13.6亿元。一个工作日后,Imprint Media的股价暴跌,该公司暂停交易。停牌期间,肖文阁以每股11.8元的价格将公司5%左右的股份转让给余小飞,并再次套现10.44亿元。此外,肖文阁持有的其他股票还通过股权质押获得了超过20亿美元的流通现金,总计超过40亿美元。

不仅可以采摘西瓜,而且芝麻也不会掉落。

在公司债务违约且现金流紧张的情况下,Imprint Media担心老板的办公室问题。该公司宣布,拟以肖文阁的名义购买房地产,作为公司的办公场所,估计价值约6600万元人民币。

尽管最终,这种简单而粗鲁的对老板的好事并没有持续下去,但是什么使股东的股票感到:据媒体报道,该物业已由尹继媒体租用作为办公空间,年租金约1015万元。收购公司向小文革支付了660万首付,但没有收回。

于2018年7月末,由于肖文革未能偿还瑞子金融租赁有限公司的1亿元贷款,其余44.04%的股份被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冻结。从那以后,由于一系列诉讼和债务违约,多米诺骨牌下降了,肖文革的股份被四个法院冻结,冻结且透明。

在电影和电视行业工作了多年的一位编剧告诉投资教育,Imprint Media在圈子中享有不良声誉。

2014年,当公司邀请剪刀手约翰尼德普(Johnny Depp)推广《超验骇客》时,他暂时取消了对多家媒体的独家采访,但还因安排不当而遭受了3个小时苦难的歌迷再次返回。当时,“ DMG滚出娱乐圈”在微博上被魏凡风靡。

“尽管早期阶段国外资源丰富,但经过一系列特殊的非专业操作,好莱坞基本上不与他们合作。”

对于Imprint Media而言,退市已成定局。资本游戏即将结束。对于沉迷于这个“游戏与梦想”的投资者而言,这种噩梦预计不会持续很长时间。 (文字/Yang Yan来源/Casting Network的图标三义)

收款报告投诉

作为今夏热门电视连续剧《长安十二时辰》的投资人之一,Imprint Media用真钱上演了一部更刺激,更迷雾的令人毛骨悚然的戏剧。

截至9月10日,* ST烙印(.SZ)已经连续19个交易日以1元/股的价格交易,距离退市仅一步之遥。应该知道,出版媒体在鼎盛时期的市值高达460亿美元,超过了当时的影视媒体“老大哥”华谊。

《钢铁侠》,《军师联盟》,《克拉恋人》系列炙手可热的戏剧背后的投资方,首任与漫威合作的中国公司,影视黑马神秘董事长,美丽的董事长。

在公司现在不可避免地要退市的道路上,这些受到重创的术语无疑无疑更加令人困惑。在短短两年内,是什么使一家前“明星”公司被打败?

最近,投资教育领域参观了朝阳门附近的Imprint Media的办公空间,朝阳门是一个具有独特设计的庭院式办公区。

但是,从工作日的下午2点到下午4点,眼睛只有两个或三个竹子,三个或四个金鱼在桥下来回游泳,无论是一楼还是二楼的锁定办公室区域上层的落地窗。没有工作人员。

甚至连公司的前台都无人值守,桌子上放着货物登记册,最后几篇文章是公司收据法院通知书的明示登记。

楼下大楼的工作人员告诉教育人员。最近一段时间,在25楼(DMG所在的办公区)只有一个年轻人,而其他人则离开了。在25层的住宿期间,工作人员遇到了教育方面的投资,但另一方使用同一层另一侧的开关进入了暗门,但没有回答任何问题。

Imprint Media的办公区由三位创始人之一丹米兹(Dan Mitz)设计。据说风水形而上学暗示着桥梁在移动,楼层的布局暗含着。但是,原来的两层办公区已减少为一层。最初,丹米兹(Dan Mitz)办公室的26楼是一间健身房。

被他的合伙人评为“最具中国特色”的《纽约客》于1990年首次来到中国。在25岁时,他与肖文革和吴冰共同创立了DMG。经过20多年,可以说是真实的。他曾向媒体表示,一家中国风格的公司中华通(China Connect):“在中国,成功的真正关键在于人际关系和实力。” “在中国,你必须先成为男人,然后再做事。”

可能基于这样一个想法,即他正在寻找的两个合伙人非常特别。公司创始人之一肖文阁出生,他的故乡不详。丹米兹(Dan Mitz)在早期采访中说,“他来自一个军人家庭,曾在政府部门和部队工作。他非常擅长人际交往。”

在韩三平执导的《建国大业》部分中,DMG不仅与客户一汽奥迪和电影方面达成了合作,肖文革还出演了电影《何应钦》,其身份和立场在星空中星罗棋布。

当Indo Media于2015年在后门上市时,肖文革的个人和间接持股占该公司股份的77.82%,后者是该公司的最大股东和董事长。但是,在上市第二年,他担任了董事长一职。我把它交给了另一位美容创始人吴冰。

吴兵是一名运动员,曾获得过全国女子体操全能冠军。尽管吴冰在员工持股计划中只持有很少的股份,但他目前担任许多重要职务,包括Imprint Media Corporation,董事长,总经理,首席财务官和秘书。根据公开信息,吴兵现在是美国公民。

此前,吴冰已经被困在海外很长一段时间,出版媒体宣布吴冰因为“长期而大规模的工作会影响他的健康”而一直在海外治疗疾病。被拖欠了大笔债务,许多诉讼没有出现。

然而,9月9日,当烙印媒体濒临退市时,吴兵带领团队接受每日经济新闻的采访,称他正在积极寻求破产与和解,并视公司为亲戚。 “我从未放弃过。我没有'奔跑之路',我们必须坚持到最后一刻。”

超过400亿的市值如何“消失”?

尽管曾经当过运动员的选美总监说了很多话,但是已经很难找到已经离开公司的员工和深渊的投资者。

在后门上市时,Imprint Media在2014、2015和2016年上市后对公司的业绩做出了承诺,并最终以非常低的精度飞行。出乎意料的是,一旦赌博期结束,原来的两位数增长速度立即放缓至个位数。在2018年,它突然变了脸。该公司的净利润同比下降超过90%。到2019年,净利润损失接近。亿元,同比下降523.9%。

据媒体报道,Imprint Media以前被现金流所挤压,无法正常支付员工的薪水,必须裁员和拖欠工资。该会计师事务所发布的审计结果无法对Imprint Media的2018年财务报告发表意见。最重要的原因之一是公司“雇用了大量员工,拖欠工资,生产经营停滞不前”。

不管是否给了雇员薪水,老板的钱袋都必须装满。

2018年1月,肖文阁以每股12.75元的价格将其1.07亿股股份转让给安信信托,套现13.6亿元。一个工作日后,Imprint Media的股价暴跌,该公司暂停交易。停牌期间,肖文阁以每股11.8元的价格将公司5%左右的股份转让给余小飞,并再次套现10.44亿元。此外,肖文阁持有的其他股票还通过股权质押获得了超过20亿美元的流通现金,总计超过40亿美元。

不仅可以采摘西瓜,而且芝麻也不会掉落。

在公司债务违约且现金流紧张的情况下,Imprint Media担心老板的办公室问题。该公司宣布,拟以肖文阁的名义购买房地产,作为公司的办公场所,估计价值约6600万元人民币。

尽管最终,这种简单而粗鲁的对老板的好事并没有持续下去,但是什么使股东的股票感到:据媒体报道,该物业已由尹继媒体租用作为办公空间,年租金约1015万元。收购公司向小文革支付了660万首付,但没有收回。

于2018年7月末,由于肖文革未能偿还瑞子金融租赁有限公司的1亿元贷款,其余44.04%的股份被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冻结。从那以后,由于一系列诉讼和债务违约,多米诺骨牌下降了,肖文革的股份被四个法院冻结,冻结且透明。

在电影和电视行业工作了多年的一位编剧告诉投资教育,Imprint Media在圈子中享有不良声誉。

2014年,当公司邀请剪刀手约翰尼德普(Johnny Depp)推广《超验骇客》时,他暂时取消了对多家媒体的独家采访,但还因安排不当而遭受了3个小时苦难的歌迷再次返回。当时,“ DMG滚出娱乐圈”在微博上被魏凡风靡。

“虽然前期国外资源丰富,但经过一系列特殊的非专业运作,好莱坞基本上不与之合作。”

对于印记媒体而言,退市已成定局。资本游戏即将结束。对于被拖入这场“游戏与梦想”的投资者来说,这场噩梦预计不会持续很久。(文/杨艳来源/铸造网图标三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