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纸对赌,众泰末路

  • 日期:09-17
  • 点击:(1820)


昨天第一个电网我想分享东方IC

距离中泰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泰汽车”)2019年第5次临时股东大会不到8小时,但投资者已经迫不及待地等待。

根据该计划,股东大会将投票通过最大股东铁牛集团的履约担保。此次投票一直是数千名中小投资者的直接利益,长期以来一直是中泰汽车投资者舆论关注的焦点。

投票的起源源于一项为期四年的赌博协议。

2016年3月,当中泰汽车在金马股份上市时,众泰集团的最大股东天牛集团签署了一份绩效赌博协议。

根据铁牛集团及众泰汽车的表现,作为补偿代理的铁牛集团承诺中泰汽车将于2016年,2017年,2018年及2019年的非经常性损益中扣除,并归属于该公司的股东。母公司。净利润分别不低于人民币12.1亿元,人民币14.1亿元,人民币16.1亿元和人民币16.1亿元。

但是,众泰仅在2016年实现了利润目标。2017年,回归母亲的净利润为12.3亿,完成率为95.15%; 2018年亏损4.90亿元; 年的总竣工率不到50%。因此,铁牛集团需要弥补其业绩。根据协议,目前的赔偿金将为41.7亿元,本期补偿股数为4.68亿股。

目前,众泰汽车董事会已通过计划,以总价1.00元从天牛集团回购中泰汽车的4.68亿股并取消。

几个小时后,如果股东大会批准投票,众泰将用1元人民币收回并取消铁公司集团持有的众泰汽车4.68亿股;如果赢得投票,铁牛集团将持有4.68亿中泰汽车股份,除自己外,将分配给其他股东。

对于Iron Bull Group和Zotye Auto来说,这只是一场资本游戏,但事实上游戏已经敲响了“GAME OVER”的声音。

中泰汽车没想到多米诺骨牌的下降将从其品牌Junma开始。

最近,Junma Automobile被媒体曝光,以满足100多家经销商的权利。由于变速箱供应和备件供应问题,Junma Motors的经销商前往中泰汽车总部维护自己的权利。

据权利维护者称,媒体称,Junma汽车的问题自2019年以来一直在爆炸。3月份,由于变速箱传动问题,制造商切断了汽车的自动变速器; 4月份,制造商开始供应配件,导致一些售后服务基本形成。

目前,由于资金问题,长沙君马汽车的工厂已经停产。在Junma停止生产之后,一些经销商不了解它并且仍然支付购买货物的费用。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提到过汽车。此外,由于汽车市场天气寒冷,骏马汽车的高库存导致经销商继续亏损。

为此,Junma Auto Rights Dealers对Zotye的主要吸引力在于,首先,众泰需要确保Junma Automobile的售后问题并保证备件的供应;其次,退还账户余额,赎回承诺给经销商的补贴和担保等。包括建筑补贴,建筑商店存款,制造商财务折扣,销售回扣,渠道回扣等。据报道,第一轮谈判已经举行,众泰致力于为Junma Motor负责。两周后,双方将进行第二轮谈判。

众马汽车是众泰汽车于2017年6月推出的“高端品牌”。当时,中泰试图摆脱“低端”和“山寨”品牌。然而,近年来,在市场低迷和品牌竞争前所未有的竞争背景下,其许多产品计划都陷入停滞。

到目前为止,Junma仅推出了Junma S70,Junma MEET 3和Junma SEEK 5型号。然而,在2017年的会议上,Junma Automobile的高管表示他们将在未来三年推出9款车型。第一款车型将于2017年上市。年内将推出7座和5座SUV。中型紧凑型7座SUV和轿跑SUV将于2018年上市。2019年,将推出3款SUV和一款轿车。跑。

从现在开始,Junma Automobile的所有计划都成了泡沫。骏马汽车的“混乱”只是中泰汽车目前地位的一个缩影。由于新产品推出缓慢以及尚未制定国家排放标准标准,中泰汽车今年陷入商业困境。

与此同时,由于主营业务疲弱,众泰也出现了连锁反应,例如拖欠员工工资和拖欠供应商付款。自3月以来,众泰多次参与拖欠工资,并且已经曝光“许多地区都有工资”;中国判断网的数据显示,今年有几家上游供应商向众泰汽车申请了不同的数量。财产保全。

所有这些迹象表明,众泰正在逐渐陷入困境。

随着形势继续恶化,众泰也在寻求摆脱困境的方法。

这包括以前与福特的合资企业。然而,最近有报道称中泰福特项目已被“停止”。 “目前,众泰和福特之间的合作只由众泰的工程师完成,福特没有人可以控制。合资研究所基本上已成为展示。”

中泰福特是由众泰与福特于2017年11月签署的合资项目。根据双方当时的协议,合资公司的第一辆新车将于今年9月投入运营,现在已经投入运营。在生产投产前仅剩几天,但仍难以取得实质性进展。

据媒体采访,中泰福特相关人士收到回应:“如果有进展,我们会及时公布。”据了解,该公司的名称仍为“中泰福特汽车有限公司”,这意味着新合资企业尚未通过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的正式批准。

不仅中大福特,包括江淮大众,长城宝马等新合资项目都听到了“冷酷”的消息。业内人士认为,这主要是因为近年来大型跨国汽车公司在开发新能源汽车方面的态度一直很大。在转型过程中,他们制定了全新的能源战略,这使得此前成立的合资公司看起来更像是一种“临时对策”。

“临时对策”本质上并没有帮助中泰汽车。因此,在潮水消退后,“裸泳”人终于展现了自己的真实状态。

在8月19日晚,众泰汽车披露其半年度业绩预测,今年上半年,众泰汽车预计亏损约2.7至3.2亿元人民币,下降188.67%至205.09%。与去年同期3.05亿的表现相比,众泰的亏损状况也表明它已经陷入快速下滑的轨道。

对于这样的表现,众泰仍然认为下降是由于宏观经济形势的影响。汽车工业的整体繁荣程度不高。该公司的汽车销售额下降,导致该公司的半年度业绩大幅下降。根据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众泰的销量为64,900台,同比下降55.3%。

然而,无论是销售下降还是利润损失,只要控制集团对众泰的控制不变,众泰仍然是铁牛集团的财富收获者。

据媒体报道,2016年,金马股份上市时,金马股份宣布将以116亿美元收购永康中泰汽车100%的股份。中国证监会质疑高达116亿元人民币的估值。最后,通过一系列的“经营”,最终进行资产重组,仍需116亿元。从外界看,铁牛集团董事长英建仁利用金马股份将中泰推向资本市场,只是一个“左撇子右撇子”的交易。

然而,当上市公司中泰汽车的业绩下滑时,营建人并没有停止套利。例如,对中泰股票的大量质押被兑现。铁牛集团持有中泰汽车7.86亿股,质押6.52亿股,质押率82.87%。

另一个例子是从关联交易中获利。2018年6月15日,中泰汽车子公司中泰新能源与铁牛集团完成土地交易,耗资近2.68亿元在永康市经济开发区购买了铁牛集团的一块土地使用权。五个月前,铁牛集团仅以1100万元的价格收购了这块土地。短短几个月,铁牛集团轻松赚得1.6亿美元。

目前,铁牛集团持有中泰集团7.86亿股以上股份,占38.78%。第二大股东长城(德阳)长富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持有1.4亿股,占7.03%。

但目前铁牛集团面临的最大问题是,除了上述业绩承诺外,根据协议,中泰汽车将于2019年底进行减值测试。如果2019年的业绩承诺没有完成,那么中泰汽车将面临巨额商誉减值。

显然,佐泰很难完成之前的赌博承诺,到2019年实现利润16.1亿元。可以预见,明年母公司铁牛集团将面临巨大的偿债压力,中泰集团将面临巨大的利润。声誉受损进一步拖累了上市公司的利润。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9年8月初,众泰汽车宣布董事会收到了公司财务总监方茂军提交的书面辞职报告。由于工作变动,方茂军辞去公司财务总监职务。据了解,中泰汽车半年报将于8月27日发布。

以上内容是从其他媒体转载而来,目的是传播更多信息,转载的内容并不代表第一个电网(位置。

收集报告投诉

东方IC

距离中泰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泰汽车”)2019年第5次临时股东大会不到8小时,但投资者已经迫不及待地等待。

根据该计划,股东大会将投票通过最大股东铁牛集团的履约担保。此次投票一直是数千名中小投资者的直接利益,长期以来一直是中泰汽车投资者舆论关注的焦点。

投票的起源源于一项为期四年的赌博协议。

2016年3月,当中泰汽车在金马股份上市时,众泰集团的最大股东天牛集团签署了一份绩效赌博协议。

根据铁牛集团及众泰汽车的表现,作为补偿代理的铁牛集团承诺中泰汽车将于2016年,2017年,2018年及2019年的非经常性损益中扣除,并归属于该公司的股东。母公司。净利润分别不低于人民币12.1亿元,人民币14.1亿元,人民币16.1亿元和人民币16.1亿元。

但是,众泰仅在2016年实现了利润目标。2017年,回归母亲的净利润为12.3亿,完成率为95.15%; 2018年亏损4.90亿元; 年的总竣工率不到50%。因此,铁牛集团需要弥补其业绩。根据协议,目前的赔偿金将为41.7亿元,本期补偿股数为4.68亿股。

目前,中泰汽车公司董事会已批准回购中泰汽车集团4.68亿股股份,总价100元并予以取消。

几个小时后,如果股东大会获胜,中泰将用一元人民币收回并取消铁牛集团持有的中泰汽车468万股;如果反对票获胜,则由Tieniu集团持有的中泰汽车的4.68亿股将分配给除自己以外的其他股东。

对于铁牛集团和中泰汽车车主来说,这只是一场资本游戏,但事实上,这场比赛已经响起了“GAME OVER”的声音。

中泰没想到多米诺骨牌将以其品牌Junma开始。

近日,骏马汽车被媒体曝光,遭遇100多家经销商维护自己的权利。由于输送供应和备件供应问题,君马经销商前往中泰汽车总部维护自己的权利。

据保权经销商向媒体报道,骏马汽车问题自2019年以来频繁爆发。3月,由于输送电源问题,制造商切断了自动变速车的供应; 4月份,制造商开始切断备件供应,导致部分售后基本瘫痪。

目前,由于资金问题,骏马在长沙的工厂停产。在Junma关闭之后,一些经销商仍然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向制造商付款,但到目前为止他们还没有提到汽车。此外,由于冷车市场,骏马汽车库存量很高,导致经销商持续亏损。

为此,骏马汽车维权经销商对中泰的主要诉求是,首先,中泰需要确保骏马汽车售后问题,确保零配件供应;第二,退还账户余额,兑现承诺的补贴和经销商的利润。包括建筑商店的补贴,建筑商店的存款,制造商的金融折扣,销售回扣,渠道回扣等。据报道,第一轮谈判已经举行,泰方承诺将对Junma负责。两周后,双方将举行第二轮谈判。

众马汽车是众泰汽车于2017年6月推出的“高端品牌”。当时,中泰试图摆脱“低端”和“山寨”品牌。然而,近年来,在市场低迷和品牌竞争前所未有的竞争背景下,其许多产品计划都陷入停滞。

到目前为止,Junma仅推出了Junma S70,Junma MEET 3和Junma SEEK 5型号。然而,在2017年的会议上,Junma Automobile的高管表示他们将在未来三年推出9款车型。第一款车型将于2017年上市。年内将推出7座和5座SUV。中型紧凑型7座SUV和轿跑SUV将于2018年上市。2019年,将推出3款SUV和一款轿车。跑。

从现在开始,Junma Automobile的所有计划都成了泡沫。骏马汽车的“混乱”只是中泰汽车目前地位的一个缩影。由于新产品推出缓慢以及尚未制定国家排放标准标准,中泰汽车今年陷入商业困境。

与此同时,由于主营业务疲弱,众泰也出现了连锁反应,例如拖欠员工工资和拖欠供应商付款。自3月以来,众泰多次参与拖欠工资,并且已经曝光“许多地区都有工资”;中国判断网的数据显示,今年有几家上游供应商向众泰汽车申请了不同的数量。财产保全。

所有这些迹象表明,众泰正在逐渐陷入困境。

随着形势继续恶化,众泰也在寻求摆脱困境的方法。

这包括以前与福特的合资企业。然而,最近有报道称中泰福特项目已被“停止”。 “目前,众泰和福特之间的合作只由众泰的工程师完成,福特没有人可以控制。合资研究所基本上已成为展示。”

中泰福特是由众泰与福特于2017年11月签署的合资项目。根据双方当时的协议,合资公司的第一辆新车将于今年9月投入运营,现在已经投入运营。在生产投产前仅剩几天,但仍难以取得实质性进展。

据媒体采访,中泰福特相关人士收到回应:“如果有进展,我们会及时公布。”据了解,该公司的名称仍为“中泰福特汽车有限公司”,这意味着新合资企业尚未通过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的正式批准。

不仅中大福特,包括江淮大众,长城宝马等新合资项目都听到了“冷酷”的消息。业内人士认为,这主要是因为近年来大型跨国汽车公司在开发新能源汽车方面的态度一直很大。在转型过程中,他们制定了全新的能源战略,这使得此前成立的合资公司看起来更像是一种“临时对策”。

“临时对策”本质上并没有帮助中泰汽车。因此,在潮水消退后,“裸泳”人终于展现了自己的真实状态。

在8月19日晚,众泰汽车披露其半年度业绩预测,今年上半年,众泰汽车预计亏损约2.7至3.2亿元人民币,下降188.67%至205.09%。与去年同期3.05亿的表现相比,众泰的亏损状况也表明它已经陷入快速下滑的轨道。

对于这样的表现,众泰仍然认为下降是由于宏观经济形势的影响。汽车工业的整体繁荣程度不高。该公司的汽车销售额下降,导致该公司的半年度业绩大幅下降。根据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众泰的销量为64,900台,同比下降55.3%。

然而,无论是销售下降还是利润损失,只要控制集团对众泰的控制不变,众泰仍然是铁牛集团的财富收获者。

据媒体报道,2016年,当金马股份上市后,金马股份宣布将以116亿美元收购永康中泰汽车100%股权。中国证监会质疑高达116亿元人民币的高估值。最后,通过一系列“运营”,资产的最终重组,仍然耗资116亿元。来自外界的铁牛集团董事长应建仁利用金马股份将众泰推向资本市场,这只是一种“左撇子右撇子”交易。

然而,当上市公司中泰汽车业绩下滑时,应建仁并没有停止套利。例如,对中泰股票的大部分认捐都会兑现。铁牛集团持有众泰汽车7.86亿股,认捐额为6.52亿股,质押率为82.87%。

另一个例子是从关联交易中获利。 2018年6月15日,众泰汽车子公司中泰新能源和铁牛集团完成了土地交易,花费近2.68亿元购买了永康市经济开发区铁矿集团的土地使用权。这笔土地是由铁牛集团五个月前以1100万元购买的。在短短几个月内,铁牛集团轻松赚了1.6亿。

目前,铁牛集团持有众泰股份7.86亿股,占38.78%。第二大股东长城(德阳)长富投资基金合伙公司持有1.4亿股,占比7.03%。

然而,目前铁牛集团面临的最大问题是,除了上述履约承诺外,根据协议,中泰汽车将于2019年底进行减值测试。如果2019年履约承诺未完成,则中泰汽车将面临大量的商誉减值。

显然,众泰很难完成之前的赌博承诺,2019年的利润为16.1亿元。可以预见,明年其母公司铁牛集团将面临巨额债务偿还压力,而众泰将面临巨额利润。声誉受损进一步拖累了上市公司的利润。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9年8月初,众泰汽车宣布董事会收到了公司财务总监方茂军提交的书面辞职报告。由于工作变动,方茂军辞去公司财务总监职务。据了解,中泰汽车半年报将于8月27日发布。

以上内容是从其他媒体转载而来,目的是传播更多信息,转载的内容并不代表第一个电网(位置。

http://m.xtshuangfeng.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