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秦为何能说动六国抗秦?

  • 日期:09-03
  • 点击:(1615)


  战国中后期,两大名嘴苏秦与张仪之间的合纵、连横之辩,精彩绝伦。苏秦主张六国合纵,以对抗日益强大的秦国。而张仪则为秦国游说,拆掉六国合纵,以便秦国各个击破。

  苏秦天生就是靠嘴吃饭的,但这位鬼谷子的高徒,早期出师不利。在诸国转了一圈,在秦国碰了一鼻子灰,灰头土脸回家。看到苏秦空手而回,父亲、妻子、嫂子对苏秦轮番嘲笑羞辱。苏秦“头悬梁、锥刺骨”,发愤读书,再次向诸国兜售他的合纵论。

  

  苏秦的第一站是燕国,时间是公元前334年。只不过,燕文侯开始不理苏秦,“晾”了苏秦一年,才不是很情愿地接见苏秦,问他有什么事。苏秦这次是有备而来,他首先和燕文侯谈起了燕国的地理环境。燕国位于河北省北部、辽宁省东部地区。燕国的东边是半岛与辽东,北边有林胡与楼烦,南边有滹沱水与易水,西边有九原、云中。看似地盘不算小,纵横两千余里,带甲数十万。但这样的实力和秦国相比,有点拿不出手。为何燕国多年以来却平安无事,没有遭到秦国的侵犯呢?苏秦揭晓答案都是因为燕国之南有赵国,把燕国与秦国隔开。也就是说,赵国替燕国承担了来自秦国的压力。

  

  燕文侯问苏秦应该怎么办?苏秦说秦国要攻燕,必须越过云中、九原。两国相隔千里,秦军战线拉得太长,即使占了燕国,也守不住。而赵国就在燕国门前,以赵国的实力,随时可以灭燕,扩充赵国的战略纵深。秦要攻燕,赵必须相救,以为掎角之势。赵要攻燕,谁来做燕国的犄角呢?

  苏秦开出的药方,是燕国与赵国结为盟友,诸侯不敢犯燕。燕文侯觉得苏秦说的有理,但不知道赵国如何打算,就厚赐苏秦车马,让苏秦去游说赵肃侯。赵肃侯名气不大,可他的儿子世人皆知胡服骑射的赵武灵王赵雍。

  苏秦还是先拍赵国的马屁。苏秦说:“山东(崤山以东)的诸侯国中,没有哪个能强过赵国,纵横两千里,带甲数十万。”然后还是老套路,看地图。苏秦指着燕国的方位说:“赵国也知道燕国实力弱,威胁不到赵国。赵国真正的威胁,来自西方的秦国。秦赵边界相接,如果秦军过河杀向山河险固的晋阳,则赵国西边半壁不保。西大门晋阳行丢了,赵国只剩下平原地区,还拿什么抗衡秦军?”

  苏秦话锋一转,说:“秦国暂时还不敢对赵动手,是因为三晋还有韩国、魏国在赵国南边。如果秦攻赵,则魏、韩为了自保,必然攻秦。不过,这不意味着赵国就可安枕无忧。”

  

  按苏秦所说,魏、韩之地多平原,没有高山险要之地。秦军攻魏、韩相对容易。如果魏、韩被秦所灭,那么秦国就将彻底封死赵国的南线。秦国可从西、南两个方向攻赵。那时,谁还敢来救赵?还有谁能救赵?楚国倒是实力强劲,但楚的救赵通道(魏、韩)已被秦所有,楚也不可能越秦而救赵。

  赵肃侯问计。苏秦曰:“不如六国合纵。秦攻六国的任何一国,另五国联合起来攻秦。如此,大家都能活下来。”赵肃侯很高兴,送给苏秦大量金银财宝,让让去游说魏、赵。

  

  苏秦先去韩国游说韩宣惠王。拍马屁(无非地方千里,带甲数十万)过后,苏秦告诉宣惠王说:“有人说韩弱秦强,韩应该臣服于秦。可大王想过没有,如果向秦低头,必然要割让秦做梦都想得到的宜川(河南洛阳西)与成皋(河南洛阳东)。而宜川与成皋是韩都新郑的西线与北线门户,两地若失,新郑就保不住了。而且秦人贪婪,你给了他们二地,他们还会要求韩国割让更多的地方,韩还有多少地盘可以割让?为今之计,只有与诸国联合,借诸侯之兵保卫韩国。”其实不用苏秦找上门,以宣惠王的智商,他也知道韩不联合诸侯是根本存活不下去的。

  苏秦下一站是魏国。魏国实力在诸侯中较强,但劣势是位于四战之地,北有赵、燕,东有齐、宋,南有楚,西有韩、秦。魏国四面受阻,没有广阔的战略纵深。最好的办法,就是与诸侯联合抗秦。

  山东六国,苏秦已说服了四个。值得注意的是,燕、赵、韩、魏,都位于中间部位,西有秦,东有齐,南有楚。换言之,秦国要灭诸侯,齐、楚应该是最后灭亡的,因为距离秦最远,而且中间有诸侯相隔。尤其是齐国,与秦相隔数千里,齐宣王抗秦的意志不是那么坚定。

  

件非常优势,为四塞之国,北有渤海(勃海),西有清河,南有泰山,东有琅琊山,兼顾山、海,易守难攻。但是,齐人太富有了,导致战斗力不强。秦国要灭齐,虽然要先灭魏、韩,但魏国实力早不如吴起时,韩国更不用说。一旦魏、韩为秦所灭,齐国的门户何在?指望那些肥头大耳的富翁上战场为齐国卖命吗?”

  最后一个是楚国。在魏之后,楚国是六国唯一一个有实力与秦国进行全面对抗的强国。苏秦这次不算拍马屁,楚纵横六千多里(一说五千余里),甲士百万,粮食可以吃上十年,这是楚对抗秦的资本。楚国最西边已至秦岭南麓,对秦都咸阳构成很大威胁。

  秦国最害怕的,其实是楚国。不过,对于楚国来,楚虽强,也犯不着用自己的兵力去与秦国对抗,这样只能便宜其他五国。

  

  对楚来说,最好的办法就是联合五国共同抗秦。说白了,就是让五国之兵当炮灰。类似美国对付俄罗斯,从东欧拉来一伙惧怕俄罗斯的“喽”,让这些小国当炮灰。这样的话,即使五国之兵打光了,楚依然有对抗秦的实力。当然,苏秦要考虑五国的感受,不会把话说得这么直白,但意思是相同的。楚威王自然明显其中利弊,答应了苏秦,合六国之兵以抗秦。

  

  于是,苏秦成了六国的从约长,“佩六国相印”,风光地回家了。苏秦的嫂子伏地蛇行,狂拍苏秦马屁。苏秦问嫂子为何前据而后恭也?嫂子谄媚地回答:因季子(苏秦)位高而金多也!

  睚眦必报的小叔子,见钱眼开的大嫂子,丑态百出,让人作呕。更多历史地理文章,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地图帝

达到当天最大量

澳门金沙官网投注